「寫這首歌的歌手,在年輕的時候愛上了他的單簧管

    老師的女兒,在追求的過程中遇到很多挫折。」劉德勳吻

    著我,邊呢喃著,手溫柔的觸摸我的頭髮。「後來他終於

    成功邀約她一起共進晚餐的那一晚,就鼓起勇氣唱了這首

    歌給她聽。」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of you……


      劉德勳的重量壓制著我,任由他擺佈。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of you……


      他的手離開我的頭髮,順滑至衣服上,隔著一層布料,

    在胸前游移,纏綿的吻不斷。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我愛你。」他的吻持續到耳邊、頸上,令我頓時失

    去所有力氣。「留下來,好不好?」


      我愛妳……


      留下來,好不好……


      「我……」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放心把妳自己交給我。」或許是察覺了我的試圖反

    抗,他的聲音更加低沉溫柔了,輕巧的解開了我襯衫上的

    釦子。「還沒有經驗吧?別擔心,我會教妳。」


      I can’t take......


      「不要!」好像突然驚醒過來,我用力掙扎,雙手抵

    制著他的身體,不讓他再繼續誘導下去。「……讓我起來。」


      「心澄……」刻意的叫喚親暱名字,或許是要軟化我

    的堅持。


      「讓我起來。」可惜我澄澈的看著他,任由煽情的曲

    調從耳邊滑過,已經不為所動。


      劉德勳於是翻下沙發,放鬆對我的鉗制。


      「我覺得,我們這樣發展太快了。」我坐起來,將襯

    衫的釦子扣回整齊,決定要試著跟他溝通。「我們……才

    交往半個月而已,我還沒有心理準備。」


      「我們都成年了,談的是成熟的愛情。」他在我旁邊

    坐下來,低嗄的嗓音像在哄小孩,哄我這個小女孩。「這

    種事很自然,總是會經歷的。」


      「我知道,可是……」不是現在。


      我確定自己還沒有愛他愛到可以把自己完全交給他。


「妳放鬆一點。」他伸手摟住我,下巴輕靠在我的肩

    膀上,平穩的呼吸均勻在我的耳邊、頸上放送。「妳可以

    的,沒試過當然會害怕。」


      劉德勳的手從衣服下擺進入,徐徐向上,觸碰到內衣

    的後扣,意欲解開。


      「我要回家了。」我倏的站起來,下定決心。


      他很狼狽,臉色也沒有好到哪去。「心澄,妳何必這

    樣掃興?」


      「我有嗎?」我轉頭直視他,看見一對因情慾高漲而

    充血泛紅的眼睛。「我不覺得有什麼值得高興的事,只有

    你覺得掃興吧?」


      「男人有性慾,想要發洩,是很正常的事。」他理直

    氣壯的說。


      「你的意思是我是你的洩慾工具?」真是看錯劉德勳

    了,看看他現在的表情有多專制蠻橫。「那你一開始找的

    就應該是援交妹,而不是女朋友。」


      「妳誤會了,我沒有這種意思。」察覺我拿起包包走

    向門口的舉動,他拉住我的手。「妳不想要那就不要了,

    我不勉強妳。」


      「……」


      「晚上留在這裡睡吧,我保證……」


      「我覺得,我們先各自冷靜一段時間吧!我們兩個人

    好像有很多想法不一樣。」


      一開始的容忍與配合就錯了,不是這樣的,談戀愛該

    是溝通該是磨合,而不是為了我所想要的感覺,一味的退

    讓和接受。


      尤其那雙泛紅的眼睛,讓我覺得劉德勳更加陌生。


      「……好吧,那我送妳回宿舍。」短暫的沉默之後,

    他又變得像什麼事也沒發生,微笑著,就像上次在車上一

    樣,給我象徵性的溫和的吻。


      但是我閃開了,硬生生的尷尬。「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再見。」


      可能我的個性太過直率,對於他圓融不傷和氣的反應

    我無法接受,甚至也無法透視他的想法。


      那個我很在乎的安全感,經過這一夜,在劉德勳身上

    淡了許多。


      他說的也許沒錯,他談的是成熟的戀愛,或許用「成

    人的愛情」來形容會更貼切一點,在這個腳步匆忙的都會

    裡,連愛情也變得很匆忙,兩個人看對眼後,緊接著就是

    精神層面永遠也來不及跟上的肉體關係。


      劉德勳想要片刻的歡愉,而我怎麼也沒辦法認同。


      And so it is
      Just like you said it should be
      We’ll both forget the breeze
      Most of the time
      And so it is
      The colder water
      The blower's daughter
      The pupil in denial


      關上門,我離開那個本該是很真心表達愛意的旋律,

    愈來愈遠。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fanny770809
  • 我是路人甲...<br />
    <br />
    今天突然想看你寫的這部作品<br />
    <br />
    想知道"鄭哲偉"這個名字你是怎麼取的<br />
    <br />
    他跟我認識的一個男生名字一樣<br />
    而且 個性也跟你描述的好像<br />
    不過<br />
    看到這篇<br />
    我覺得 我認識的那個他<br />
    更像你描述的"德勳"<br />
    <br />
    只是 我更快<br />
    認識一天 就跟他睡在一起了<br />
    <br />
    或許是良心發現?<br />
    他在緊要關頭停了下來<br />
    後來 他說我們距離太遠 不適合談戀愛...<br />
    我們就沒再連絡...<br />
    <br />
    我很氣<br />
    氣他根本只是再玩弄我的感情<br />
    事後我問他為什麼要碰我<br />
    他說他對任何女生都會做那樣的事...<br />
    <br />
    是他 讓我learn a lesson<br />
    男人 不要太相信...<br />
    跟你寫的東西好像ㄛ~<br />
  • spiritwing
  • 阿,囧,現在的爛男人真多......<br />
    要好好保護自己喔^^<br />
    <br />
    然後鄭哲偉,是亂取的囧................
  • 嗯哼
  • 我也是路人甲

    我也是打 名子近來的

    可是我是打 劉哲偉 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