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佳琪在那晚的談話中似乎都造成了對方的不愉快,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很少說話,各過各的生活,不再提起我

    的感情事。


      我想如果佳琪不喜歡劉德勳,我既不能勉強她改變觀

    感,也沒有必要勉強自己迎合她的想法,那不要再多說就

    成了唯一的辦法。


      期中考週,我每天都和劉德勳一起唸書,他也很尊重

    我,自從盜壘失敗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踰矩的行為,讓我

    安心不少。


      甚至用不著溝通呢!我很高興劉德勳不是佳琪認為的

    偽君子,他是真的很貼心,我不喜歡,他就不勉強我。


      「嘿,我終於考完了!」星期四下午,我解決了最後

    一科考試。劉德勳修的課少,比我還早考完,就在教室外

    面等我。「可以開始玩樂囉!」我膩在他懷裡,開心的看

    著他溫柔的表情。


      「有想去哪玩嗎?」


      「沒有特別想去哪。」我仰起臉,他的吻立刻綿密的

    落下。「唔,不要這樣啦!旁邊都是我的同學耶!」我羞

    赧的閃躲,不適應這樣大方的行為。


      「那我們躲起來好了。」他聽話的放開我,摟著我的

    腰往停車場走。「我在想,現在臨時也不知道該去哪,時

    間也晚了,不如買晚餐去我家吃,然後看DVD,悠閒一點。」


      「去你家啊……」我不由得猶豫了起來。


      「是啊!妳沒去過我家不是?」他輕鬆自然。「不想

    參觀?」


      劉德勳自己一個人在外面租房子,現在邀我去,我當

    然會感到心不安,就算再遲鈍也應該要知道,孤男寡女同

    處一室,什麼事都可能發生。


      「不想去也不勉強。」他的語氣依然溫柔,同時卻也
 
    放開摟住我的手。


      「你……生氣了?」我不安的問,他的表情一向深沉

    讓我看不出情緒變化。


      「沒有。」他搖搖頭。「只是我到現在還不能讓妳完

    全信任,覺得有點沮喪,可能我還不夠用心吧!」


      「不是。」我急忙解釋。「我只是沒有去別人家的習

    慣,我……」當然掩蓋了真正的理由,我不想讓兩個人之

    間有任何的不愉快。


      「是男朋友家,不是別人家。」他糾正我。「我只是

    想說剛考完試,好不容易可以輕鬆一下,只想單獨跟妳相

    處而已,沒有別人打擾。」


      「喔……」眼看著他眼裡的失望,我也跟著掙扎起來。


      既然劉德勳一向很尊重我,我想我也不必擔心會發生

    什麼事吧?就只是吃個晚飯,看個影片,應該不用想太多。





      劉德勳租的房子雖不大但也不算小,裝潢擺設很有品

    味。


      「哇!可以自己一個人住在這裡感覺真好。」我脫了

    鞋子,邊環顧四週邊踩上柔軟的地毯。


      所以我還是屈服了,跟著劉德勳回家,還在路上買了

    速食店的特餐外帶回來當晚餐。


      我把餐點從紙袋裡拿出來放桌上,他則從盒子裡拿出

    DVD放進放映機裡。


      唯一一張可以坐的三人沙發很軟,坐上去就好像陷下

    去一樣,很舒服,而且很放鬆,劉德勳抱著我讓我可以靠

    著他,感受到他胸膛穩定的心跳和溫暖的體溫。


      邊看著以愛情為主線的電影,邊吃著簡單的晚餐,然

    後劉德勳三不五時還會偷襲我,在最精采的情節時候吻到

    天昏地暗去。


      很討厭,為什麼男生總是喜歡在看電影的時候很不專

    心的老是想著要接吻呢?劉德勳這樣,鄭哲瑋也是這樣,

    每次和男朋友一起看的電影我總是搞不懂內容演了些什麼。


      「厚,你很討厭耶!好多地方我沒看到。」


      接近尾聲的時候我們終於斷斷續續的把晚餐吃完,他

    慵懶的把頭靠在我的大腿上,仰看著我,我忍不住嬌嗔抱

    怨。


      「有什麼關係,等下再看一次就好了。」他伸手撫玩

    我落在肩膀上的髮絲,一邊拿遙控器波放音響裡的CD。


      當第一個音符從喇叭裡流洩出來的時候,那再熟悉不

    過的旋律讓我立刻知道是什麼。


      The Blower's Daughter。

      And so it is
      Just like you said it would be
      Life goes easy on me
      Most of the time

      And so it is
      The shorter story
      No love, no glory
      No hero in her sky……


      劉德勳似乎很喜歡這首歌,而這首歌深情的旋律也總

    是讓我跟著沉醉。


      「你好像很喜歡這首歌……」我的問句還沒有完全,

    他又吻住我,我被反身壓著,陷入亞麻色的柔軟沙發裡,

    只有往下陷的可能,沒有掙扎的餘地。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