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上午的中會,我又看到我最不想見到的人出現

    在我面前,小胖。


      「幹嘛?」


      他還沒開口,我就先不友善的防備,對於他前幾天早

    上的不識相還是懷恨於心。


      討厭鬼,到現在還不死心,在我面前晃來晃去。


      「呃……牛奶,我想問,那天早上跟妳一起吃早餐的,

    是……」


      「是我男朋友。」我很不客氣的抬起臉,語氣傲慢。

    既然我都跟劉德勳交往了,就有很充足的理由可以跟他斷

    絕往來,於是我說了謊。「我男朋友很會吃醋,不喜歡我

    跟其他男生有交集,所以你以後可以的話,盡量不要來找

    我,否則害他生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喔……」他的表情沒有很震驚,但是很失望。「這

    樣我知道了,前幾天我只是想說妳一直沒有交男朋友,我

    以為我有機會。」他苦笑了一下,然後轉身離開。


      我竟然有罪惡感,是怎麼了,好不容易有藉口可以擺

    脫小胖,我當然應該要狠一點,徹底實行啊!他本來就很

    不識相,不直接一點怎麼能讓他知難而退?


      「小胖又惹到妳啦?」佳琪剛好和張俊昇去買飲料回

    來。


      「沒事了。」我揮揮手,不想多說,小胖那個失落的

    樣子讓我煩躁。


      「欸,期中考快到了耶!妳有準備歐啪糖嗎?」


      「對喔!」下星期就是期中考了,我這才在佳琪的提

    醒下想起要送駱宇歐啪糖這件事。


      歐啪糖是大學生的一項傳統,就是在期中期末考前,

    學長姊會送直屬學弟妹糖果,預祝考試順利過關all pass。


      「厚,妳忙著談戀愛,多久沒理學弟了啊?」


      「也沒有很久啊!」我心虛的看著前面的黑板。


      大概,就和劉德勳交往開始就沒有再和駱宇見過面了

    吧,其實真的沒有很久,就四五天而已啊!


      天天忙著約會,哪有時間想到駱宇,這應該……不能

    怪我吧?


      「喔,妳覺得沒有很久就好。」她敷衍的道。「反正

    就是提醒妳一下而已,這是學弟妹在大學的第一次大考。」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會忘記啦!今天我會叫阿勳帶

    我去買歐啪糖,這樣可以了吧?」


      不知道是基於愧疚想補償的心理還是怎樣,晚上劉德

    勳帶我去果風小舖買歐啪糖的時候,我東挑西選,竟買了

    將近三百元的糖果。


      「哇,妳很疼學弟喔!」劉德勳在車上等我,看到那

    堆糖果以後忍不住抗議。「怎麼就沒有這麼疼我?」


      「你講話夠甜了,不可以再吃糖果了。」真正需要讓

    嘴巴甜一點的是那個木頭駱宇。


      「哪有,我講話一向很實在的。」他撥開我耳朵前的

    髮絲,露出耳垂上的水鑽耳環──他昨天送我的,說是紀

    念開始交往的禮物。「好漂亮,果然適合妳戴。」


      他就是這樣,甜言蜜語是生活必需品,已經到了自然

    而然融合的境界。


      其實嚴格說起來,劉德勳和鄭哲瑋很像,一樣講話好

    聽,愛逗我開心,不過畢竟劉德勳比較沉穩,總能讓我覺

    得真心誠意,不像鄭哲瑋,每次開口哄我都讓我覺得不真

    心或是另有目的。


      「是你眼光好。」我主動吻他,對於他表達愛意的方

    式已經逐漸習慣。「這樣,比送你糖果還好吧?」


      後來,我要他把我送到駱宇打工的那家7-11,這個時
  
    間駱宇差不多快要下班了。


      「真的不要我等妳?」劉德勳把車在店門口停下。


      「嗯,學弟也住宿舍,我們等下走回去很快的,不用

    擔心。」


      劉德勳不住宿舍,他租的房子離學校還有一段距離,

    實在不好意思讓他等,另外,我也想好好跟駱宇聊聊天,

    關心一下他的近況。


      哪時候對駱宇這麼好了?真不像我的style。


      唉,其實是上次為了早餐約會打電話給駱宇的電話內

    容被佳琪聽到了,結果那個管家婆,對我把駱宇利用完就

    丟到垃圾桶的行為感到相當不齒。


      然後開始耳提面命的對我進行道德感化教育。


      「叫人家幫妳寫期中報告,叫人家幫妳蒐集帥哥情報,

    結果呢?他好歹也是妳直屬學弟,現在有了那個劉德勳,

    就把駱宇丟掉了,這樣不是很現實勢利嗎?妳這樣跟那些

    奸商有什麼兩樣嘛!」


      「可是我常常請他吃早餐耶!」我被罵的很心虛,努

    力想找到一些可以讓我心安理得的理由。


      「那不是重點好不好,重點是妳的心態有問題,本來

    就不可取,就算妳每天請他吃早餐都不會改變的好嗎?」


      佳琪很兇,她的道德感一向很高我也已經習慣了左耳

    進右耳出,但是這次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她唸了足足一個小

    時的關係,導致有一些餘音殘留在我的腦袋裡,我竟然正

    視了這個問題並且努力思考了起來。


      駱宇是學弟不是小狗,不是我寂寞的時候招招手就能

    來陪伴我的寵物,我好像,從來就沒有顧慮到他的感受。


      所以趁著這個拿歐啪糖給他的機會,我正好可以跟他

    聊聊,讓他感受一下來自直屬學姊的溫暖。


      欸,我也是有溫柔可親的一面好嗎?


      「妳對學弟這麼好,我還真羨慕。」劉德勳吃味的說

    著。「剛才的吻不夠,我還要。」


      我還來不及回應,他的唇又再度湊上來。


      從眉心、鼻子到嘴唇,他的吻靈巧的很,總是可以讓

    我失去防備,心神沉迷,而,本來安分守己搭在我腰間的

    雙手,這次卻不安分的探進上衣裡,向上游移。


      太快了!


      「我……我該下車了。」我的唇離開,坐直身體,一

    下子清醒不少,輕喘著氣,若無其事的整整紊亂的上衣。


      劉德勳的手,沒有任何防備的粗糙觸感,毫無預警的

    與肌膚敏感接觸。


      所謂的……三壘嗎?


      不過顯然我太過抗拒的反應讓他盜壘失敗了。


      「回宿舍小心點。」沒想到他卻比我自然,像什麼事

    情也沒發生過。伸手順順我凌亂的頭髮,回到最初的起點,

    只是象徵性的在我臉頰上輕輕一吻,當做道別。


      「嗯。」


      關上車門,我在瞬間竟有如釋重負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