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牛奶,必修課妳都敢翹課,不怕教授把妳當掉?」


      一直到晚上吃過晚飯,劉德勳才開車把我送回宿舍,

    一進房間,我就魂不守舍的坐在床上。


      「喔──」佳琪跑過來盯著我的臉看,幾秒之後發出

    驚呼。「嘴唇好紅喔!還有點腫腫的……」


      「啊!」我回過神來立刻用手遮住嘴,看見佳琪正在

    吃吃竊笑。「笑什麼啦!妳很奇怪耶!」


      「妳才奇怪咧。」她在我旁邊坐下。「和劉德勳接吻

    囉?動作怎麼這麼快?交往了?」


      「嗯……」我胡亂的點點頭,臉頰熱的很。


      剛才他送我回來,在我下車之前,溫柔而又霸道的握

    住我的肩膀,吻輕輕落下卻深深纏綿。


      音響傳來電影「偷情」的主題曲,Damien Rice的

    「the blower's daughter」。


      And so it is
      Just like you said it would be
      Life goes easy on me
      Most of the time
      And so it is
      The shorter story
      No love, no glory
      No hero in her sky
      I can t take my eyes off of you
      I can t take my eyes off you……


      繾綣的節奏,令人沉迷的嗓音,好像讓自己完全失去

    自主的能力,只能跟隨著劉德勳呢喃的低語,吻到不知所

    以。


      我也覺得進展很快,明明昨天還期待著,不知道什麼

    時候劉德勳會開口告白,沒想到一切都是多慮,不僅在認

    識的第二天就交往,還……


      接吻了。


      對於感情態度,雖然我不是真的很傳統保守,但堅持

    是一定有的。我相信無論是牽手、擁抱、接吻,或是更進

    一步的接觸,都存在著一定的意義與價值。


      例如牽手是感情的初始,一對情侶一開始不都是以牽

    手做為開場白?雙手交握,不僅是感受對方的溫暖,同時

    也具有彼此守護的意味。


      至於接吻,對我而言,更是在牽手和擁抱之上,傳達

    愛情的方式。代表著,「我愛你,我很愛你」,不只是情

    慾,更重要的一部分在於心裡頭將對方視為最珍惜的人的

    表示。


      所以我很不能明白,劉德勳他……怎麼能在認識我的

    第二天就吻了我?我甚至都搞不清楚對他的好感代不代表

    愛,或者是喜歡,他怎麼就能吻我?那個我視為傳達愛情

    的動作。


      不對,太不真實了。「他吻我的時候,讓我感覺很情

    慾。」回憶起那兩個吻,極有技巧的誘導我進入令人迷惑

    的氛圍中,好像接吻並不是因為愛我,而是因為想接吻。


      「不要皺眉頭了。」佳琪指著我的眉心,提醒我的困

    擾。「既然妳不喜歡這樣,為什麼不拒絕他?」


      「我沒辦法。」甚至連開口說不的想法也沒有。「他

    很溫柔,很會誘導我進入狀況。」


      而更重要的是,他的成熟在任何小細節上都能表現,

    處處護著我,為我設想周到,就像一個很有擔當的大男人,

    只要在他身邊,我就可以什麼都不用擔心了。


      不用逞強,不用佯裝獨立,剩下的就只有放心的依賴

    他。


      從來,就沒有這樣的經驗。


      從初戀男友開始,接著是鄭哲瑋,還有兩個月的路人

    男友,也許因為年紀都跟我相同的關係,這樣的穩重我從

    來不會奢求,只求不要常吵架就好了,於是我必須很堅強,

    必須不被傷害,也因為這樣,談戀愛變得很辛苦。


      遇到劉德勳,讓我有不一樣的感受。


      「可是妳也說不喜歡他進展這麼快啊。」佳琪不解。


      「嗯,但是我想試試看。」從包包裡拿出數位相機,

    我瀏覽著今天在車上幫他拍的,專注開車的側臉,不由自

    主的笑了。「畢竟只是剛開始,兩個人的想法都需要磨合,

    腳步也需要調整,如果現在就放棄,不是很可惜嗎?」


      「可是……」


      和絃鈴聲響起,是林依晨的孤單北半球。「是他打來

    的。」我興奮的看著佳琪。「不只你家阿昇有專屬鈴聲,

    我家阿勳也有喔!」


      「隨便妳啦!」她拿我沒辦法,只得坐到電腦前,留

    給我講電話的私人空間。


      「喂?」


      「寶貝,我好想妳。」


      傳來的低穩嗓音,竟讓我在隱約間感受到愛情的意味。


      也許,是我多慮了?什麼進展太快,什麼愛不愛,只

    不過是兩個人對於愛情的看法不盡相同罷了,就像剛才對

    佳琪說的,才在一起,還需要磨合,還需要調整。


      「我也很想你。」


      我好像突然明白,我一直在愛情裡找的感覺究竟是什

    麼。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