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緊張的低下頭,很直接反應的把鴨舌帽再壓的低一

    點。


      啊啊啊啊!完蛋了!我用餘光瞄到顏教官放下麥克風,

    朝我的方向走來。該死!一定是我們一直傳紙條被發現了,

    怎麼辦怎麼辦?


      我低著頭,看到那雙烏黑發亮的皮鞋和綠褲子愈來愈

    近,全身都在發抖,完了,我一世英名眼看就要在這堂軍

    訓課上毀了啦!


      欸?


      「同學,你已經睡很久了吧?」


      然後我發現顏教官並沒有在我旁邊停下來,而是走到

    我後面兩個位置,叫醒一個睡眼惺忪的學弟。


      原、原來不是在叫我啊!


      「呼!」我大大鬆了一口氣,心跳終於恢復正常的跳

    動。


      真是太刺激了,我忍不住對旁邊同樣跟著緊張的駱宇

    露出笑容,可是他僵硬的表情卻沒有任何緩和的跡象。


      他就是太容易緊張……


      「這位同學,在教室怎麼還戴帽子咧?」


      「……」


      黑亮的皮鞋,綠色的軍官制服褲,這次真的站在我面

    前。我暗喊不妙,頭低的已經快要貼到桌子上。


      「怎麼不回答呢?」顏教官顯然沒有輕易放過我的打

    算。「頭低這麼低幹什麼,站起來。」


      他的聲音這麼有威嚴,我完全沒有反抗的膽量,只有

    乖乖的聽話站起來,帽子還是死命的壓低。


      糟糕,情況演變成這樣根本不在我的預料之中,眼看

    著教室裡五十幾個大男生、一百多隻眼睛全盯著我,整個

    空間的安靜,壓抑的讓我快要窒息。


      「在教室裡戴帽子是很不禮貌的,教官頭都禿的快沒

    頭髮了,進到室內還是會把帽子脫掉,你年紀輕輕,就算

    真的禿頭也不會比教官嚴重吧?」顏教官幽默的話讓全班

    男生都笑了,可是我一點也笑不出來,只覺得全身冒冷汗,

    大難臨頭。「既然這樣,就沒什麼理由了,把帽子脫掉。」


      看著遠在天邊的門,還有就站在旁邊的教官,要逃跑,

    我肯定是逃不掉,要是不理他的話,情況也不會好到哪去。


      嗚嗚!早知道這樣,我一定不會這麼大膽的啊!


      深吸一口氣,做好了名聲就此毀滅的打算,我從容就

    義的摘下鴨舌帽,豁出去了!


      隨著頭髮順滑的掉落在肩上,我不僅聽到四起的驚呼

    聲,還看到顏教官闔不起來的嘴。


      「是女生耶!」


      「滿漂亮的。」


      「那不是大二的學姊嗎?」


      「是牛奶學姊吧?」


      討論聲不斷,這是我第一次被說漂亮卻還高興不起來

    的,徹徹底底,只想找個洞鑽進去躲起來,永遠都不要再

    出來見人。


      「妳、妳不是楊心澄嗎?」顏教官問,臉上驚愕的表

    情看來是一下子還無法回收。


      真好,被他大嗓門的一問,連統計系的學弟也知道我

    的名字了。


      「是啊……顏教官,好久不見。」我笑得很僵,已經

    快要支撐不住,如果繼續待在這個丟死人的課堂接受眾目

    睽睽的話。


      幸好剛好響起的下課鐘聲解救了我很可能當場暈倒的

    危機。





      教官室。


      「那是大一男生軍訓。」坐在椅子上,顏教官的臉還

    是很難看。「妳一個女孩子跑來幹嘛?還穿成這樣!」


      「我……」我低著頭,反覆扭著手裡的鴨舌帽。「我

    很喜歡顏教官的課啊!又有趣又可以學到很多東西,所以

    我才忍不住跑去上課嘛!」賠笑著,我露出又抱歉又有誠

    意的表情。


      「就算這樣也不可以這麼胡搞,簡直是亂來!」


      我的裝可愛並沒有少掉挨罵,但是教官的表情已經和

    緩不少,幸好下課時間只有十分鐘而已,他綿延不絕的訓

    詞也不能長久維持下去。


      「好啦教官,我真的知道錯了,你不要再唸了好不好?

    而且,已經上課了耶!你再不回去上課學生會走光喔!」


      「妳啊!一點也沒有悔過的樣子。」他站起來,往我

    頭上敲了一下。「不行,妳實在太亂來了,我想個辦法好

    好處罰妳一下。」


      「哪有這樣的啦!」我吃痛的抱著頭抗議。「我下次

    不敢了,真的,教官,我以前上課常幫你忙耶!你都忘了

    喔?」


      「那是兩碼子事!」他的臉上清清楚楚寫著「絕不妥

    協」四個大字,教官就是教官,做起事來都是軍人樣,兇

    巴巴的。


      最後,我只得很任命的接受處罰,代替清潔媽媽把教

    官室的地拖一次。


      說實在的,我到現在還不能確定,這次女扮男裝混進

    大一男生軍訓上課到底值不值得。


      雖然我的確很順利的搭訕到劉德勳,還有了傳紙條的

    行為,但是其實我還沒問到一些他的基本資料什麼的,這

    些我本來是打算下了課可以直接跟他面對面聊天的,沒想

    到撐不到下課我就被抓包了。


      不僅被這個意外害得我的計畫沒有成功,連帶的還害

    我在統計和會計的學弟面前出糗,看來我是得好好低調一

    陣子了,免得過度引起注意,這絕對不是我想要的。


      感覺不是很值得啊!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