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學姊好色(17)
      
      是他教我的啊!


      鄭哲瑋,財金系,我在大一抽的第一個學伴。


      那時候剛進大學,對於這個愛情小說裡常常會使愛情

    一發不可收拾的元素感到好奇不已,於是在msn上時常聊天,

    交換了照片,交換了手機號碼,因為同校的關係,開始常

    常約出來見面。


      「妳真的很漂亮。」這是他看見我的時候說的第一句

    話。


      鄭哲瑋也是個很體面、又紳士的男生,一起出去玩了

    幾次,可以發現他是個很幽默風趣的人,又很會逗我開心,

    和他在一起沒什麼負擔又快樂,沒多久就交往了。


      只是交往了很久,我卻沒有發現他是個對於談戀愛極
  
    度不認真的男生。


      「她是誰?」


      經過自修室的時候,無意間看見鄭哲瑋和一個漂亮女

    生在裡頭唸書,明明是自修室他們還可以聊天笑得很開心。


      那個場景,他輕輕的把手搭在她肩上,我不由自主解

    釋為,調情。


      當下的疑惑與憤怒,我強自壓抑下來了,很清楚自己

    當時沒有衝動的上前質問,是因為要命的自尊心在作祟,

    不想讓滿室的陌生人對我投以關注的眼光。


      我轉頭就走,一直隱忍到晚上約他在咖啡店見面。


      鄭哲瑋一貫淺淺的的笑容沒有任何事發生似的,讓我

    義無反顧把質問狠狠的丟向他。「今天下午,自修室的女

    生,我看到了。」


      「只是個交情不錯的朋友,我沒有劈腿。」


      然後我才發現,他那抹習慣性的淺淺笑容,不管在多

    尷尬的處境下,都能屹立不搖的掛著,很……假。


      「沒有劈腿的定義是?」我忍不住瞇起眼睛,看能不

    能在縮小的視線範圍中,把他看得真切一點。「還沒接吻?

    還沒告白?還是還沒回到本壘得分?我倒覺得我所看到的

    叫做調情,而你,正在進行的,所謂沒有劈腿的行為,就

    叫做劈腿。」


      我相信自己所見的,所以把話說絕了,如果真的是我

    誤會,我相信他一定要很正當的理由可以說服我,如果我

    沒有誤會,那麼我的不留餘地正好可以促成我強烈分手念

    頭的進行。


      「口才很好。」該死,他還在笑,實在很想把那張做

    作的臉皮扯下來踐踏。「牛奶,妳談戀愛是為了什麼?」


      「……」我沉默的瞪著他,完全不想搞懂他問問題的

    用意也不想回答。


      口才很好?關他屁事。


      「我覺得,談戀愛,追求的就是一種感覺。」見我沒

    有回答的意思,他一貫他的瀟灑自說自話。「至於是什麼

    感覺,可以是幸福、或是新鮮,每個人見仁見智各有不同,

    如果有一天,妳發現在對方身上已經找不到妳要的感覺,

    那維持這段感情還有意思嗎?」


      「看來你要的感覺在我身上已經消失了。」我挑眉,

    對於他要說劈腿理由之前那段冠冕堂皇的開場白感到不耐

    煩。


      「妳不只漂亮,還很聰明。」他把杯子裡最後一口拿

    鐵喝完。「這樣我好像又從妳身上找回一些新鮮感了。」


      新鮮感?看來這就是鄭哲瑋要的感覺了,難怪剛交往

    的時候曾經聽過一些緋言流語說他交過很多女朋友,只能

    怪我自己太沒有戒心了。


      「去你媽的新鮮感。」於是我站起來,說著我從來沒

    有在他面前說過的粗話,外加兒童不宜的一字箴言,希望

    可以帶給他多一點新鮮感。


      分手快樂,我說。就這樣分手了,在交往還不滿半年

    的情況下。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


      駱宇一臉愕然,我沒看過比他更抱歉的表情。


      「來不及了,敢亂問問題就要有承擔後果的勇氣。」

    我板著一張臉,正好也走到教室門口。「我有修一門通識

    叫做『文學與人生』,兩個星期後要交一份三千字的手寫

    期中報告,題目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介紹』,你去給我搞

    定它。」


      「啊……」


      「下下星期一給我喔!字寫漂亮一點。這就是後果,

    曉得了吧!」我甜美的笑了笑,然後閃進教室裡。


      關於鄭哲瑋的事,其實連佳琪都不知道,基於強烈自

    尊心,那時候我只是淡淡的說,個性不合所以分了,在咖

    啡店的細節我半個字也沒提起。


      雖然和他的回憶,尤其是那晚他講的該死到極點的話

    我一點也不想再回想,但不得不承認,他的感覺論給我不

    小的影響。


      之後我還談了一次戀愛,但兩個月我就提分手了,對

    方沒有我不能容忍的缺點,卻也沒有我要的感覺。


      在和鄭哲瑋分手後,我談戀愛不再是「交往,然後想

    辦法長久相處下去」,我開始會在對方身上找我要的感覺,

    不過很諷刺的是,我知道我要一種感覺,卻從來說不出那

    是什麼感覺。


      到底是幸福、新鮮還是有的沒有的一大堆,我完全無

    法具體說出。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