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都說打拼事業的金黃時期就是三四十歲的時候嗎?何況外派到歐洲聽起來又是很厲害的履歷,如果不好好把握這次的機會,感覺好像太可惜了。」我試著讓自己理性的分析這件事,一邊又覺得心裡痛痛的,好不容易,我們可以像現在這樣常常見面,也不再劍拔弩張,為什麼要把他往外推?

「所以妳希望我去?」

「不希望。」無視於他嚴肅發問的臉,我深深呼吸,終於鼓起勇氣,起身探向他,伸出手抱著他,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他看不見我的表情,我也看不見他的。「對不起,我很自私,我希望有機會的話我們可以重新在一起,雖然我做了很多荒唐的事,但我還是希望你可以原諒我,如果、如果你去歐洲了,那我們應該就沒有機會重新在一起了……所以,我覺得你應該去,但我不希望你去……」

說出真心話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以前是,現在也是。在張倚翰之後,每段感情我都放棄的太容易,包括對鄭律文也是,只是經過這段時間的百轉千迴,我已經無法再度當那個大方說沒關係的人,沒有什麼是沒關係的,每一次的沒關係都讓心裡疼痛難耐,繼續下去,我一輩子都是這樣的人。

「對不起,也許你是對我太溫柔了,所以我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對你做出過分的行為,可是我真的不想放手……」

「不去了。」鄭律文扶住我的肩膀,將我與他拉開一小段距離,看著我哭得唏哩嘩啦的表情。「我的生涯規劃裡面沒有派駐到歐洲的選項。」

「……真的嗎?」我睜著哭到有點迷濛的眼睛看著他,看見他臉龐的線條變得好溫柔。

「謝謝妳對我說實話。」他拿著面紙溫柔並重複的幫我擦掉過度氾濫的眼淚。「雖然我等的很辛苦,差點就要放棄了。」

從咩咩和阿力的婚禮上徹底決裂之後,鄭律文說他的確是放棄了,覺得自己付出的一切、對我的體貼,都像是倒進有裂縫的水桶一樣,無論怎麼持續的倒,還是什麼都流光了一點也不剩。

「我第一次覺得自己眼光有問題,判斷力也有問題,喜歡上一個這麼不可理喻的女人,然後最後演出了一個這麼爛的結局。」鄭律文停好車,陪著我上樓,兩個人坐在客廳沙發椅上聊著這段時間發生的事。

「你弟也說我眼光有問題,才會甩了你。」我盯著他寬闊的肩膀片刻,實在太讓人想念,忍不住輕輕的靠了上去。「我們兩個眼光都很差,在一起不意外囉!」

「我弟說妳眼光有問題是正確描述,我說我眼光有問題是在自嘲。」他稍稍挪動了肩膀的位置讓我撲了空。

「好,只有我眼光差,全世界我眼光最差。」我惱怒的正坐了起來。

「不過謝謝妳,在最後關頭讓我知道妳一直都是我最正確的選擇。」他笑著把我摟入懷裡。「被公司通知外派是意外,但在意外發生之後,我也發現,即便分手,即便妳真的傷我不輕,但我的第一個念頭卻是如果外派就再也看不見妳了怎麼辦。」

原本分手後,他的狀況就一直不是很好,工作上雖然游刃有餘,但他知道自己很是倦怠,於是藉著思考外派的理由,要求兩個月的留職停薪,也正好接到弟弟發出的救火訊號,索性轉變生活型態,當起咖啡店的廚師,一邊也想想該怎麼樣才能自尊不被羞辱的重新接近前女友。

誰知道一切這麼巧合,前女友就在眼前。

「其實我覺得我沒有這麼壞……」又是傷害、又是羞辱自尊,都並不是我的本意,只是造成後來的發展好像也不是我能否認的。

「後來發現妳的確是沒這麼壞。」重新相遇的那天,來得太突然,他沒有辦法好好處理情緒,過度壓抑的結果就是冷淡,甚至找麻煩,但他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沒有像以往那樣逃離現場,沒有再次閃他閃得遠遠的。

「因為你呀!耀光跟我說過他和啟年的故事,那個故事裡,有個很帥氣的哥哥,講了很帥氣的話。」我轉過頭看他,討好的對他笑。「一切都不會過去,無論做了多少努力,都只是意圖欺騙自己的堤防,築得再高,外頭的水不減反增,終究會越過堤防。不如學會游泳,面對湧進的水,無論淹的再高,永遠都可以在水之上。」

「是滿帥氣的。」鄭律文終於滿意的點點頭,忍不住笑場。「看來我平常善事做不少,才能讓前女友聽到關鍵道理。」

「可以……不要是『前』女友了嗎?」或許提出這樣的要求太快,畢竟一直到今晚我們才算盡釋前嫌,只是,每從綠茶嘴裡跳出一次「前女友」,我就心悶一下。

「那要是『現任』女友嗎?」他的表情有些苦惱。「可是我們還沒復合。」

「我們不能復合嗎?」覺得他話中有話,我焦急的掙開他的懷抱,轉身好好的面對他。

「是沒有不行,只是我也有幾個問題想問妳。」

「那你快問。」

「妳一直沒有解釋妳和任修平的關係。」

「呃……」沒料到第一個問題就是翻舊帳,但鄭律文的模樣又是無法敷衍的態度。「我們真的就只是編輯和作者的關係,然後稍微交情好一點,他的確追過我,但後來我很清楚的跟他說我們之間不可能。」

「那妳當時知道我為這件事情不高興嗎?」

好,第二個問題還是繼續翻舊帳。「我知道……,但我也是無辜的,所以也覺得你不體諒我……」

「妳不高興我會安撫妳,我不高興妳不覺得妳也應該要安撫我嗎?」

第三個問題仍糾結在同一件事情上,「我以後會安撫你……」我突然察覺出一種十分熟悉的情緒。「綠茶,你是在吃醋嗎?」

「不然呢?」對於我的後知後覺,他沒好氣的瞪了我一眼。

「因為你平常都表現得很成熟呀,我以為你跟吃醋一點關係也沒有。」終於搞懂鄭律文的糾結點,我簡直是大大鬆了一口氣。「好,我保證,我盡量不做讓你吃醋的事,如果還是不小心讓你吃醋了,也一定會好好安撫你。」

「那……」

「沒有那了!」眼看著他不知道又要拋出什麼我無法招架的問題,我連忙打斷他。「回答完問題了,我們可以復合了吧?」

「不行。」誰知道他竟然搖搖頭,甚至伸出手推拒住我的肩膀,保持一個非常理智的距離。「我還有問題沒問完。」

「天啊……」

「如果哪天,又出現像宣宣這樣的女生,妳會一樣毫不猶豫的把我讓給她嗎?」維持著非常理智的距離,鄭律文甚至加碼了更為嚴肅的表情,把我滿腔想要復合的浪漫情懷全都打發了。

「應該不會。」思考了片刻,我看著他,給了一個不是很確定的答案。

「應該不會?」很立即的看見他皺起眉頭,尾字揚起的語調充滿了沉重的問號。

「你愛我嗎?」

「……現在是我在問妳問題吧?」

「你愛我嗎?」我堅定的重複了問題。

「……愛。」

「那你有一天會不愛我嗎?」

「不……」

「也許有一天你會不愛我,也許你會一直愛我。」我打斷了他的亟欲回答。「如果我們之間有了問題,我保證不會像之前那樣逃避,我會面對,但如果有一天,你就是不愛我了,那我會很尊重你,所以……」

「謝謝妳。」鄭律文伸出手,很鄭重的抱住我。

我沒說完的話,他懂。

愛情不是充滿粉紅泡泡,路上還有許多扎人的石頭,若是覺得痛就想換個方向走,永遠都沒有辦法和同一個人好好的過下去,我以前不懂石頭可以移開,覺得疼痛了就以為世界要崩了。

但也因為眼前的這個男人,我開始可以試著搬搬石頭,忍受過度的些微疼痛,知道凡事總有面對的方式,我理解了這一切,而他也懂我的掙扎和改變,這樣很好。

「那還有問題嗎?」我從他懷中抬起頭,故做苦惱的問。「我已經釋出我最大的和解誠意了,你再為難我就太驕傲了。」

鄭律文笑著搖搖頭,湊近我的臉,深深吻上我的嘴唇。

再也無法多一秒等待的溫存。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