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好像凍結了,還是凍結的是聲音?我看著這個最熟悉的陌生人,喊不出他的名字,也說不出一句客套話,而他看著我,也只是看著我,沒再吐出第二句話。

「小路,他是我哥,鄭律文。」沒有發現兩人間有什麼古怪的耀光為我們彼此作介紹。「哥,她……」

「你先去吃飯吧,順便幫我買個便當回來,我幫你顧店。」鄭律文淡淡打斷他的話,彷彿對我並不感興趣。

「……噢。」耀光有些不確定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對我聳聳肩,就拿著皮夾走出吧檯。「小路,妳會待久吧?可爾必思牠們超想妳的。」

「……嗯,晚點我帶牠們去散步。」雖然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答應,是因為真的很想可爾必思,還是因為不想再一次在鄭律文面前落荒而逃,總之,我就這樣硬生生的做出了把自己推進死胡同的承諾。

耀光離開之後,好像連溫度也凍結了,一下子低了大概有五度吧,總之就是我突然起了雞皮疙瘩的程度。

「你好會做菜……我以前都不知道。」鄭律文就站在吧檯與我對望,也不找其他事做,就只是看著我,逼得我不得不找一些話聊,一些……一說出口就很想殺死自己的話。

「以前……我喜歡妳做菜給我吃的樣子。」

也許情侶分手後不應該見面這個論點是非常有道理的,因為關係變得太敏感,每句話就算再平常,也彷彿字字珠璣。例如,「以前」,代表著一條分界線,某個時間點之前我喜歡你為我做些什麼,某個時間點之後,你為我做什麼都無所謂。

「但是你怎麼會在這裡當廚師呀?之前的工作不做了嗎?」我強打起精神,決定換一個開朗的語氣,換一個對兩人關係不那麼敏感的話題。

反正我也跑不了……。

「有點生涯規劃上的考量。」

好,Fine,不想回答就算了,還講了句如此官方敷衍的答案,簡直就像主管在問離職的原因一樣,我到底是招誰惹誰?而且鄭律文如果真的這麼討厭我不想看到我,幹嘛還要讓耀光去買便當,他自己去就好了啊!看來根本是想支開耀光,才好羞辱我。

我從椅子上站起來,打算結束這場尷尬又不愉快的對話,才想要轉身去找三隻狗狗玩,就被他叫住。「妳東西沒吃完。」

「我吃不下了。」我看著還剩一半的起司薯球。

「但這是妳點的。」意思是妳點了就要吃完。

「你……」

「我?」他挑起眉,理直氣壯。

「沒事。」我只好重新坐回位子上,拿起叉子狠狠的插向金黃色的薯球,狠狠的塞進嘴裡。「東西這麼好吃是應該要吃完,不然太浪費是會遭天譴的。」

是我衰,沒發現耀光口中的暖男哥哥竟然是鄭律文;是我理虧,分手分的亂七八糟,一見到人家就心虛軟弱;是我俗辣,明明有多想道歉復合,一看見他冷漠的表情就什麼也不敢提起。

我完全沒有做好和鄭律文重新見面的心理準備,也從未設想過如果這一天到來應該要是怎麼樣的,以至於事情一下子就這樣發生,讓我既失控又無所作為。

「慢慢吃,太乾容易噎到。」

「咳、咳!咳!」應著他的烏鴉嘴,我的身體立刻很配合的對薯球起了排斥反應,嗆的我咳得亂七八糟臉都憋紅了還是止不住,咳得滿眼眼淚。

「喝水。」他立刻倒了杯檸檬水到我面前,我慌亂的拿起水杯喝了一大口,二度嗆到。

「咳!咳咳咳……」天啊!殺了我好不好,這麼糗我也不想活了啊!

「不要急,慢慢來。」鄭律文伸手輕輕拍著我的背,一邊溫柔的哄著,直到我真的慢慢緩和了下來,降低咳嗽的頻率。

「擦擦眼淚。」他收回原本有身體接觸的手,遞了紙巾到我面前。

「……謝謝。」我狼狽的抬頭看著他,仍舊看進一臉不冷不熱。

好像剛剛那場溫柔的肢體接觸只是一場自作多情的誤會。

幸運的是,這個時候又進來一組客人。「我來幫忙點單!」隨即拿著Menu飛奔到店門口。「歡迎光臨,三位這邊請!」

總算從硬著頭皮跟鄭律文冷眼相對的狀況劇中解脫,我不由得大大鬆了一口氣。

 

 

「妳說光年現在有廚師了,而且做的菜還很好吃?」

「嗯。」

隔天中午和夏薇、咩咩一起吃午餐時,我提到了昨天的事。

「那今天怎麼不找我們去吃啊,我好久沒吃義大利麵了。」夏薇焦急的問。「還是難道那廚師很帥,妳想暗槓?」

「廚師是長得不差,不過不是我不找妳們去的原因。」我看向咩咩,忍不住要興師問罪。「廚師是綠茶。」

「綠茶?」咩咩驚叫了起來。「他為什麼會是廚師啊?」

「妳還裝!綠茶是耀光的哥哥,妳明明就知道吧!」

「我不知道呀!」她一臉無辜的辯駁。「阿力根本就沒有跟我提過這些事啊!」

「妳放過咩咩吧,她最不會說謊了,看起來像是真的不知道的樣子。」夏薇阻止我繼續逼迫咩咩招供。「不過這件事也太巧了,綠茶是耀光的哥哥,而且現在還在他店裡當廚師?幹嘛好好的工程師不當要跑去當小咖啡店的廚師啊?」

「我哪知道,那傢伙跩個二五八萬,說什麼個人生涯規劃,我又不是他主管,這樣說是什麼意思啊!」想起鄭律文那個無可奉告的嘴臉,我就忍不住一肚子火再度亂竄。

「喔?所以妳不但沒有逃跑,還跟他聊起天來了?」夏薇興味盎然的看著我,很會抓重點。「路亞晨,妳變了,這完全不是妳的風格耶。」

「什麼啦!」

「逃跑啊,妳的專長不是逃跑嗎?這次怎麼沒跑?難道他不讓妳跑?」

「呃……他是沒阻止我跑。」回想起當下,的確是我硬著頭皮留下來和他面對面的。

大概是因為耀光曾經告訴過我的那段故事吧,在心裡發酵了,雖然我並不確定自己能做到什麼程度,最終是否又不戰而敗,但昨天毫無預警的和鄭律文重逢的時候,我的確是不斷告訴自己不要避開他,不要逃跑。

雖然說我也只堅持了不到二十分鐘……。

「所以妳想復合嗎?」夏薇的問題再次正中紅心。

「真的嗎?夏薇說的是真的嗎?」咩咩激動的追問。

「我還不敢想這麼多,目前只是希望能好好相處而已。」我有氣無力的用湯匙亂翻我盤子裡的炒飯,對於昨天那一戰的確很是喪氣。「以前也不覺得他有這麼難相處,果然女友和前女友的待遇還是差很多。」

「妳自找的啊,多擔待些吧。」夏薇一臉幸災樂禍。

「咩咩,妳不准跟阿力提到跟這件事情有關的任何話,一句都不准。」瞥見咩咩偷偷摸摸的拿起手機打開Line的介面準備打字,我眼明手快的按下她的手,惡狠狠的瞪著她。「聽見沒有,我認真的喔!妳敢洩漏一個字,我就跟妳絕交,絕、交!」

咩咩嚇得扔掉手機舉雙手投降。「小路妳好可怕……」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