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伴娘禮服、頂著明顯裝扮過的妝髮,只要一離開新娘的身邊,立刻就成為路人的焦點,一路穿過走廊,隨便推開一扇通往外面的大門,看見濃濃白雲的藍天那霎那,終於呼吸到一口新鮮的空氣。

和鄭律文暫時分開的這段日子,我想過無數可能關於我們的以後,可能就此分別、可能經過爭執會發現彼此更適合、或是更不適合,對於這些設想,感到期待或是害怕。或許害怕占的比重多許多,幾次戀愛之後我已經不會對愛情充滿太多的浪漫想像。

但沒有一種感覺,比今天還要真實。

終於再見到他,溫度和平時偶爾的傳訊問候完全不同,看著手機裡沒有刪除的訊息,才發現這一個字一個字組成的句子,還是讓我擁有太多想像空間了,只是一直壓抑著,還以為不說不表現,就真的能這麼理智。

而現在,這些理智都不存在了,我腦子裡都是今天早上開始鄭律文說過的話、有過的表情,加上宣宣突然的出現……。

鄭律文需要我嗎?他曾經需要我嗎?

我不想給自己否定的答案,卻也無法肯定。

「哇,謝謝!你好會拍照喔!把我們拍得好好看。」

不遠處的嬌俏聲音引起我的注意,毫不意外的正是宣宣,正在跟幫忙拍照的路人道謝,而站在旁邊的當然就是鄭律文了。

像個守護者一樣,為宣宣撐著傘,在艷陽下撐起一片保護的影子。

「律文哥,你看,你好上相喔!」她把手機拿給他看,依舊是近無可近的比肩依靠。「我傳給你,可以當FB大頭貼。」

貼你大頭!到底是幾年級小女生!

「小路?」正想眼不見為淨,轉身離開回去找咩咩,卻被鄭律文一不小心抬頭抓個正著。「怎麼了,時間到了嗎?」

「……沒有啊,我只是出來透透氣而已,沒有想要打擾你們的意思。」

「是嫂嫂的伴娘嗎?」宣宣側著頭想了一下,想起我的身分。「妳好,我是阿力的表妹,我叫宣宣。」

「妳好。」我禮貌性的點了下頭,完全沒有想要介紹自己的意思。「不好意思,我得回去陪新娘了。」

「等等,這裡很漂亮耶,我幫妳拍張照片好不好?」眼看我急著要走,她伸出手想抓住我的手臂。

「我不想要!」下意識的,我反抗著她的觸碰,退開兩步甩開她的手。「你們拍就好了。」

看著她驚訝的尷尬表情,我真心想掐死自己了,為什麼要這麼不成熟、這麼激動?這樣的行為簡直魯莽失禮,像個幼稚的小鬼,我和鄭律文的事是我們的事,和她並沒有關係,我幹嘛要把氣出在她身上?

原本猶豫著是想要道歉的,但是看見鄭律文皺起眉頭看著我的樣子……

我突然覺得一切都不重要了。

「我先走了。」

這一次,我走得毫無阻礙。

 

 

單純是不想對不起咩咩,讓她在大喜之日還要手忙腳亂,所以最終還是佯裝什麼事都沒發生,站上屬於伴娘的定點。

只是鄭律文一走到我身邊我就鼻子發酸。

一切就按照事先採排的,站在掩起的門扉前等待。

我覺得我大概一輩子都再也不想當誰的伴娘了,當伴娘的回憶差勁透頂,沒有沾到喜氣,還惹得一身腥。

「喜宴結束後談談好嗎?」

還沉溺在自怨自艾的懊惱當中,鄭律文冷不防開口。

「……怎麼了嗎?」我無法再裝出輕鬆的樣子好整以暇面對他,只得盯著門扉,頭也不抬的問。

「沒有怎麼了嗎?」

「……沒有。」

「小路,妳在逃避什麼?」

「我們一定要現在講這些嗎?」

天啊天啊,咩咩那個烏鴉嘴真是一語成讖,眼看著我們還真的要在紅毯上吵起架。

「伴郎伴娘準備進場囉!」

千鈞一髮,鄭律文在下一次開口之前被工作人員打斷。門扉大開,音樂響起,我們踩著不屬於自己的腳步走上紅毯。

以前參加婚禮,我不曾把目光落在伴郎伴娘身上,但我想今天過後的每場婚禮,我肯定會細細打量,因為我想看看這些伴郎伴娘,到底有沒有比今天的我和鄭律文還貌合神離。

我的手挽著他的,被他主導著腳步,我心急的想要走快些,快點結束這一切,卻被他堅定的慢下來,偷偷瞄了一眼,他的臉竟然如此平靜,彷彿和剛才的爭吵毫無瓜葛。

直到到了定位,分開了挽在一起的手,各自站在紅毯的兩側。

「所以這就是妳的愛情態度。」鄭律文不冷不熱的對著對面的我,用不大不小的音量拋下這句。

這傢伙當真要在紅毯上吵架?這看似問句又不是問句的話,看似定義我又像挑釁我的話,看似失望又像看清的話,惹得我瞬間火冒三丈,礙於臉皮薄,又不敢立刻反擊。

什麼叫這就是我的愛情態度?我就不夠委屈?看著你和小情人開開心心的黏在一起拍照,左一句律文哥右一句律文哥,不過只是拍掉她的手而已,眉頭皺的比誰都緊,你心疼她,誰心疼我呀?

現在也只不過在氣頭上,不想和你多做討論,就被指責不敢面對?老娘不是不敢面對,就是不想被你逼著面對而已!而已!

「呃……請伴郎伴娘可以先回座位囉!」

猛一回神,這才發現新郎新娘在我滿肚子怒火外加腦內抱怨的時候已經攜手經過我們面前,甚至站上舞台了,聽主持人的語氣大概也已經請我們回座位好幾次了,而鄭律文也不提醒我,就這麼由著我怒視著他。

啊啊啊啊氣死我了!嫌我今天出的糗還不夠多是吧!

我提起裙襬轉身就朝門外快速走去,而皮鞋踏在地上喀啦喀拉的聲音也緊追著我不放。

直到走出門外,再也沒有人把眼光放在我身上,我終於忍無可忍停下腳步,猛然轉身面對他。

他離我很近,近到我的鼻子差點頂到他的西裝,看不到他的臉於是我抬頭瞪他,看著他一臉平靜我卻很不爭氣的眼淚一直掉。

我害怕失去他,好害怕。我討厭自己不懂把握,輕易的離開兩個人的世界,我討厭自己不懂挽回,如果當時好好的道了歉是不是今天也不會這麼陌生?我討厭自己沒有風度,不能大方的面對宣宣,而我追根究柢最討厭的,不過就是他如此平靜像是隨時可以結束這段感情而我毫無招架之力。

「小路。」他嘆了口氣,不像之前總是愛惜的擦掉我的眼淚,只是看著我。「我只是想好好談談,無論如何。」

「憑什麼?」憑什麼在你這麼理智而我哭的西哩嘩啦的時候?憑什麼你要用這麼Peace的神情來襯托我的不安?你想好好談談但我現在無法好好談談到底是憑什麼要這麼逼人?

「所以……」鄭律文的眉頭又深深皺了起來。「妳想怎麼做比較好?」

「我不知道。」我覺得這一天好漫長,好累,好想閉上嘴也閉上耳朵,什麼都不聽什麼都不說,好想結束一切。「什麼都不做吧。」

「律文哥!」

好好好,好的很,人家屁股後頭有個陰魂不散的跟屁蟲呢!我稍稍一側身就看見宣宣從宴客廳奔了出來,直直往我們的方向過來。

「妳別走。」聽見後頭的聲音,鄭律文頭也不回對著我說。

「你跟宣宣在一起快樂嗎?」我問。

「小路……」

「你知道嗎?如果你覺得和宣萱在一起比較快樂,那你也許該想想,我們沒有真的很適合。」

我知道我又開始一如往常的逃避,但眼看宣宣越走越近,我真的沒有面對的勇氣。更何況,面對了又如何?如果他還愛我,我不必爭取,如果他不愛我,我爭取又有什麼用?

讓掉這段感情,又有什麼不可以。

「我從來沒有後退。」鄭律文搖搖頭。「如果有一天妳覺得後悔,別這樣安慰自己。」

這一次是他轉頭離開,沒有停留。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