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鄭律文有些愣愣的點點頭。「我擔心妳不開心。」

是不開心,只是對象不是你,是另外那兩個早有預謀的傢伙。我沒再搭腔,好不容易能夠平穩的看著他笑,幾秒鐘的時間已經讓我精疲力盡。

轉過頭看向窗外開始緩慢移動的街景,看見咩咩的媽媽紅著眼眶潑出手中盆子裡的水,覺得自己好像有什麼難以形狀的東西也被潑出去。

和鄭律文沒有見面的日子,已經累積了十五天。我想起二十一天習慣理論:當想要改變什麼的時候,一開始需要刻意提醒自己改變,也會覺得不自然、不舒服,但當你持續了七天以後,就會漸漸變得比較自然、也會逐漸習慣,而當你能夠繼續維持下去,直到超過二十一天,這個習慣就會定型、越來越穩定。

原來愛情也是一種習慣。愛一個人是習慣,不愛一個人是習慣,但可能一開始我沒有很認真愛,所以習慣愛上鄭律文這件事來得很慢,而後來我沒有很認真不愛,所以即使到了現在我仍舊不習慣,不習慣我們越來越遠的事實。

但他是認真習慣愛我的,所以也正在習慣不愛我吧。

 

 

婚宴開始前,夏薇忙著處理等下總招待要忙的事情,我們則被主持人拉去走紅毯的彩排。

「小路,妳還好嗎?」咩咩注意到我始終木著一張臉,擔心的問。

「很好啊。」我面無表情的回答她,然後轉頭狠狠瞪了阿力一眼。

和夏薇一搭一唱的兇手!要不是今天是新郎,我早就手刃歹徒了!

「欸……」阿力被我的殺氣嚇得退了兩步。「妳不要這樣,我們也只是出於好朋友的關心,妳跟綠茶這樣下去不行啦。是不是啊綠茶?」

「我們自己會解決,我……」鄭律文沒領情,還想講些什麼的時候,就被旁人打斷。

「律文哥!」一個不知道從哪邊竄出來的年輕女生熱熱烈烈的闖進這個尷尬的局面。白色平肩小洋裝,細跟高跟鞋將嬌小的身材襯出修長的腿,洋娃娃似的妝髮,一抹充滿朝氣的笑顏仰著臉看著鄭律文,手再自然不過的挽上他的臂膀。「你好適合穿西裝喔!」

「宣宣這麼早來呀?」這個女生我不認識,但感覺除了我之外其他三個人都認識,咩咩的臉瞬間變得很僵。「開席時間還很久,怕妳會無聊耶!」

「不會啦!我來找律文哥聊天呀!」宣宣天真無邪的笑著,身體緊緊靠在鄭律文身邊。「阿力哥哥、嫂嫂,恭喜你們結婚囉!」

聽這稱呼,應該是阿力的親戚。

「咳……宣宣,我們現在要先彩排等下走紅毯的流程,妳要不要先去位子上休息一下?」阿力神色有些不自然的問。

從我這角度剛好可以看見咩咩伸手用力的捏住阿力的後腰肉。

「嫂嫂都不找我當伴娘,人家很想跟律文哥走紅毯說。」宣宣微微嘟起嘴,很快又抬頭對著鄭律文笑。「沒關係,我在旁邊看,不會打擾你們的。」

宣宣才放開鄭律文的手,走到紅毯旁的座位坐下,主持人就立刻要我挽起他的手,並肩而行。

「還沒分手,就有小女朋友了喔。」可能是因為神經質的感受到西裝外套上殘留的另一個人的溫度,我不自覺開口說了諷刺的話,一說出口,又覺得很不適當。

什麼分手不分手、小女朋友,提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是想當個妒婦,還是要讓這段僵持不下的感情雪上加霜?

「算了沒事。」搶在鄭律文開口前,我懊惱的趕緊打斷。

直視著前方,一步一步、緩慢的踏上紅毯,和鄭律文一起,往舞台前進,耳邊響起了進場的旋律,浪漫而讓人憧憬。

在陪伴著咩咩走向婚姻的旅途上,一件一件的體驗了婚禮的細節,或有感動、或有感傷,直到現在,才發現自己似乎太過於投入,將自己變成了女主角。

小路,清醒一點!妳不是新娘!妳身邊的也不是新郎!是個曾經親愛的同居男友,而現在恐怕只是單純的伴郎!

我開始害怕,害怕自己剛才的口不擇言會烏鴉嘴的成真,害怕現在和鄭律文的距離是此生最短的距離再也無法靠近。

彩排完,宣宣用最快的速度再度黏到鄭律文身邊。「律文哥我們來拍照!我剛才在外面看到一個景好漂亮,在那邊拍一定很好看。」

「咳……宣宣,律文哥要幫我招待賓客,拍照晚點再說吧!」在咩咩的威脅下,阿力再度出言制止。

「有什麼關係,離開席時間還早呀!阿力哥哥你放心,我等下會把律文哥借給你的。」宣宣用剛才阿力的話來回堵,一邊親暱的重新搭上鄭律文的臂彎,半強迫半撒嬌的將他帶離現場。

借什麼?我再怎麼要自己別把這個小女孩放在眼裡,聽到這句顛倒是非的話都忍不住要發脾氣。

「小路,陪我回新娘房找新秘補妝!」只是我還來不及發作,咩咩就氣呼呼的把我拉走,拋下無辜的新郎一個人留在原地。

「怎麼啦,妳在氣什麼?」我還摸不著頭緒,不懂為什麼咩咩會比我還生氣。

「妳喔!什麼時候綠茶被搶走了妳都不知道!」

原來宣宣是阿力的表妹,是給阿力的媽媽帶大的,從小就跟阿力很親,一直到長大也常常會一起出去玩,某次剛好鄭律文也同行,從此以後她就不黏著阿力了,改成黏著鄭律文,整天律文哥長律文哥短的,聲稱他是她的Mr.right,一定要跟他交往。

只是鄭律文這幾年來都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也只是把宣宣當成妹妹而已。

「但聽說上禮拜宣宣生日,綠茶竟然單獨帶她去看電影和吃飯!」

看到一個氣到緊握粉拳,鎖骨都泛紅的新娘著實很可愛,卻不免為著這個突如其來的八卦感到心煩意亂。「不過,既然是妹妹生日,帶她去看電影和吃飯也沒什麼吧?」

「什麼妹妹,宣宣可沒把自己當妹妹,何況妳跟綠茶差四歲,宣宣跟綠茶差三歲,他都沒把妳當妹妹了他會把宣宣當妹妹?」

「宣宣比我大?!」讓人驚訝的事情真是一件又一件,那個無論長相或氣質都很稚嫩的宣宣竟然比我大?

什麼妹妹不妹妹的,什麼單獨看電影單獨吃飯,什麼Mr.right,都在我腦海裡一一盤旋,然後炸開。

「小路,妳還好吧?」咩咩再次擔心的問。「之前一直沒有跟妳說宣宣的存在,是因為妳和綠茶的感情看起來沒什麼問題,不想沒事幫妳找煩惱,後來妳和綠茶鬧彆扭,我又找不到好時機跟妳提這件事……」

「我沒事,不用擔心。」我搖搖頭,打斷咩咩的自責。「這裡有點悶,我想出去透透氣,等等馬上回來陪妳好嗎?」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