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開始的很早,凌晨四點,我和夏薇睡眼惺忪的坐在床邊看著咩咩化妝,兩個小時後,阿力就要來迎娶了。

日子過的很快,從那天和鄭律文不歡而散,一晃眼就過了半個月,來到咩咩終生大事的這一天。

不歡而散之後,我們暫時結束了同居的日子,我回去過他家一次,拿回我的重要生活必需品,而那些因為同居添購的生活用品,我讓它們留在原地。

那些留在原地的生活用品,是「暫時」的憑證。

昨晚我和夏薇特地到咩咩家陪她度過最後一個單身夜,原本是想要好好的瘋狂一下的,不過身為要早起的新娘,為了要美美的,不能喝酒不然會水腫、不能吃鹹酥雞不然會長痘痘會胖會讓她幾個月來的節食努力功虧一簣。

所以最後我們三個人躺在床上一邊敷臉一邊聊天,然後,矛頭就全部指向我了……

「妳真是負心漢。」

「漢不是男人嗎?小路是女生。」

「因為必取太難聽了我不好意思講,畢竟她是我朋友。」

「喂。」我很想轉頭瞪一搭一唱的夏薇和咩咩,但這樣面膜會掉下來,只得用沒什麼威嚴的聲音來表示不滿。

半個月來,我和鄭律文也不是沒有講話,我也試過噓寒問暖,他也會回應,只是不像以前那般熱絡罷了。

我們的關係從半個月前他轉身離開後便停滯,沒有前進,沒有後退,只是就這麼停留著。

「沒聽過不進則退嗎?」夏薇如往常的刻薄,沒打算放過我。

「那我要怎麼進呢?」我有些賭氣,覺得這兩個傢伙根本不懂,沒有身在其中,講些風涼話就好了,怎麼會替我考慮把熱臉貼鄭律文的冷屁股有多難。

「道歉不就好了嗎?」咩咩一派天真。「我和阿力吵架的時候如果是我的錯我也會道歉呀,他馬上就原諒我了。」

「妳這麼會撒嬌,誰不會原諒妳。」我哼了哼。

「小路,妳的理由好多,妳是理由伯嗎?」夏薇問。

「我發現小路原來是個不敢面對現實的人。」咩咩補槍。

怎麼不一槍殺了我算了呢?

「而且妳們都覺得是我的錯嗎?我只是跟任修平吃了頓飯,我沒有做不該做的事,我也沒有隱瞞綠茶。」我到底是為什麼應該要向鄭律文道歉呀?

「沒有錯,只是讓他不開心了。」夏薇說。「女朋友如果不在意男朋友的心情,那你們的關係,不是比朋友還清淡嗎?」

「我沒有不在意。」

我沒有,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夏薇一針見血的話我自然明白,但當我已經很抗拒去處理這樣的難題時,鄭律文冷漠疏離的態度,更讓我覺得雪上加霜。

「但是你們也很厲害,都快半個月沒見面了,明天還要當我的伴娘伴郎,應該不會在紅毯上吵起來吧?」咩咩也許察覺了我對夏薇那番話的在意,所以轉個話題試圖輕鬆一下。

雖然轉了話題還是沒有要放過我的意思……。

「是不至於啦。」我悶悶的說。

 

 

換上白紗的咩咩非常非常美麗,雖然之前在婚紗店挑婚紗的時候已經看過一次,但這次可能是因為同時有完美的妝髮,或是意識到這天終於來臨,我和夏薇突然有一種女兒出嫁了的感傷。

不過這份感傷也沒有持續太久,因為阿力就要來迎娶了,迎娶不是重點,重點是要迎娶之前要先通過伴娘的重重難題!

為了這一天,夏薇可是想了很久應該要如何為難新郎,據說最後策畫了一系列活動,還準備了各式各樣的道具,讓新郎感受到咩咩是多得來不易的真愛。我則是近期為了鄭律文的事情魂不守舍,夏薇索性叫我配合演出就好,腳本道具全都交給她包了。

只是咩咩一直哀嚎,叫我們不要為難她的腦公,不知道到底有多想把自己嫁出去。

「妳!給我乖乖待在房間不准開門,婚錄會在旁邊錄影給妳看。」無視新娘的苦苦哀求,夏薇霸氣十足的在關上門之前命令楚楚可憐的新娘。

今天的阿力同樣非常耀眼,筆挺合身的深色西裝把原本就壯碩的身材襯的更加高大,雀躍精神的笑臉不管走到哪都能把自己變成主場焦點。

「新娘呢?交出我的新娘~~」一進門阿力就搞笑的用舞台劇式的腔調開場。

「還用問嗎?新娘當然是落入我的手掌心啦!」夏薇一副師爺狡詐的樣子,捻著臉上的虛擬痣毛詰詰笑了起來。「你今天可不是過五關斬六將這麼簡單就可以把新娘帶走的。」

「過五關斬六將還簡單嗎?別逼人太甚了!不過老子我可是有備而來,不會輕易被妳打發的!」

我是不知道他們兩個一大清早的怎麼能這麼High,究竟在演哪一齣戲,只是看見阿力帶來的伴郎,我的心跳就不爭氣的越來越快。

在我眼中,鄭律文比任何人都還醒目。

他看起來神清氣爽的,臉上淡淡微笑,是我好久沒見著的樣貌。

當他把視線移到我身上,也只是微微的點頭示意,像是認識卻又不熟的陌生朋友一樣。

陌生朋友,是我們目前的狀態,也許也是他心中的最佳狀態。但對我來說呢?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卻又開不了口的時候,也只能強迫自己這是最佳狀態了吧?

這場迎娶玩得很歡樂,阿力帶來壯膽的男伴們個個搞笑又配合,什麼畫口紅親新郎、湊零錢表愛意、喝特調展肚量……來者不拒,照單全收。

「好吧今天的迎娶團真的很強大。」連夏薇也不禁要投降,準備放行。「欸不過阿力雖然你這麼壯看起來很有安全感的樣子,我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中看不中用,還是要驗貨一下。」

看來也沒這麼簡單,放行之前還是有個最後的為難。

「拜託,我誰啊,我阿力耶,來驗呀。」阿力作勢要解開襯衫扣子展現他一向自傲的六塊肌迷人曲線。「可是先說好,只能看不能摸喔,人家可是即將有家室的呢!」

「欸我沒有要看好嗎,扣好啦!」夏薇不留情的阻止阿力的愛現。「我覺得為人腦公,最重要的是能夠一肩扛起一個家的責任,而你的第一個責任,當然是老婆啦!剛好我們的伴娘小路跟新娘差不多重,所以請你新娘抱我們的小路,證明你扛得起這個責任!」

什麼????

「夏薇妳!」我驚慌失措的瞪著惡劣的主持人,完全沒料到節目進行到最後會把我拖下水。

「夏薇妳怎麼這樣。」阿力眉頭都皺起來了,非常不贊成這件事,讓我稍稍鬆了一口氣。「就跟妳說我即將要有家室了,不能隨便碰別的女生啦!不然我叫我的伴郎來幫我完成任務可以吧?」

靠。

我發誓我在那麼一瞬間捕捉到阿力和夏薇的眉來眼去!這根本是預謀!

「……」突然也被拖下水的鄭律文微微皺起眉頭,不動聲色的站在原地。

「綠茶,靠你了啦,幫我抱一下,不然我娶不到老婆了。」阿力一手搭在他肩上商量,一邊對著我挑眉,簡直挑釁至極!

「我是沒問題。」鄭律文淡然的看著我。

所以是只有我有問題嗎?!

我有些僵硬的看著眼前這場鬧劇,明知道他們出於好意,只是想幫我一把,卻無法欣然接受。

因為鄭律文是這麼無所謂。那個平淡如水的眼神,是真心當我是一場遊戲當中的道具了嗎?

「抱一下、抱一下、抱一下……」

在熱鬧的起鬨聲中,我看見鄭律文往前一步,伸出手。

而我終究成了那個時勢所逼的道具。

 

 

伴郎和伴娘都是坐同一台禮車的。

「對不起。」

關上車門,一室安寧,鄭律文從口中吐出的第一句話便是抱歉。

有那麼一瞬間我以為我期盼到了兩人感情中合好的鑰匙。

「我知道妳不願意,只是今天我不是主角,只能配合演出。」

原來是為了那場不得不的新娘抱道歉。

「我沒有不願意呀,像你說的,我也不是主角,配合演出沒什麼。」我側過臉,決定笑著看他。

是因為他抱了我卻不在乎,還是道歉卻不是為了合好?我分不清我決定逞強的理由,只管笑得言不由衷。

 

「抱一下、抱一下、抱一下……」

起鬨聲不斷,眼看著鄭律文釋出「善意」,我想不到婉轉拒絕這一切發生的好藉口,只能點點頭答應。

「哇~~好MAN喔!哇~~~這畫面也太美了!」

他用很讓人安心的精實雙臂打橫抱起我,讓我的肩膀窩進他的胸膛,一下子距離拉得很近的兩張臉,不知道該繼續面無表情還是該笑,就如同好像感覺得到對方的心跳,不知道該快還是該慢。

但顯然心跳的速率並不是意志可以控制的,耳鳴似的我感受到自己蹦蹦跳跳的心跳聲,已經好久沒有這麼近距離的接觸,現在近得能夠感受到他的呼吸,才發現自己一直很懷念著這樣的距離。

而把這個距離推得遠遠的,不是我自己嗎?

看著他迷人的嘴唇,我強迫自己清醒一點。「好、好了吧!放我下來……」

如果就這樣失控的吻上去,豈不是太丟人了?!

直到結束這場迎娶遊戲、結束了咩咩哭得淅瀝嘩啦的拜別父母,直到上了前往男方家的禮車,我都無法平復被過於刺激的心情,無法再正眼看他一次。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