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修平的新書出版了,開始在各媒體曝光宣傳,這些事情大部分都由夏薇帶著行銷企劃負責搞定,排活動、帶通告什麼的,常看她從早到晚的忙進忙出,很少待在公司。

打著知名旅行社富二代的旗幟,加上少女阿桑通吃的迷人長相,任修平快速累積了一群死忠的粉絲,而在八卦雜誌起底的推波助瀾下,我們這才知道原來他的前女友是某百貨業的千金小姐蘇雨雨,簡直話題性十足,成了新一代媒體寵兒,除了採訪邀約不斷,節目邀約也不斷。

就這樣,書賣得很好很好很好,再刷的數量讓老闆簡直笑的合不攏嘴,而幾個小時後就要開始的新書活動,可以期待的是來採訪的媒體只會多不會少,全公司的人也在老闆的命令下全力支援這場活動。

好不容易布置好會場,我趕緊鑽進休息室喘口氣,雖然任修平也在休息室,但他正被造型師擺布妝髮,加上夏薇也在,我想是不會出什麼亂子的。

「好久不見,小路。」

只是即便任修平坐在位置上動彈不得,他仍舊是一用餘光看到我就要開口搭話。

「是啊好久不見。」我無奈的跟夏薇對看了一眼,只得搬把椅子坐到任修平身邊跟他聊聊天,再怎麼說他都是我的作者、我的衣食父母,更是讓我領到不少銷售獎金的大恩人。

「這次怎麼不躲著我了。」任修平輕易把我們之間的尷尬逃避講的既故意又雲淡風輕。

在造型師的巧手下他的側臉更加令人著迷,不愧是擁有廣大粉絲的萬人迷,我只能說,萬分慶幸,當時在他電力全開的誘拐下我沒上了勾,否則要是我們兩個之間有個小戀情什麼的,恐怕現在我也一塊被釘在八卦雜誌裡了。

「你也知道編輯是血汗工作嘛!忙都忙死了哪有時間躲你。」我四兩撥千金的開起玩笑,心裡冷汗直冒祈禱他不要再追究下去。「簽書會快開始了,會緊張嗎?」

「緊張什麼,上節目都可以跟女主持人調情了。」夏薇翻了個白眼,搶先吐槽。

「這樣不是比較有節目效果嗎?」他三八的回應。「而且她還幫我捧場了三十本書,沒去坐她大腿就有這成果我個人覺得很滿意。」

「夏薇,有人請花店送花來指定要送到任先生手上。」一個來協助的同事捧著一大束紅色玫瑰花探進休息室。

「我看看。」夏薇湊上前去查看花裡的卡片,立刻轉頭咧開一個燦爛的笑容。「任少爺,這才叫節目效果好嗎?猜猜誰送的?」

「誰啊?」

「你的前女友送的!」不理會任修平糾結的眉毛,她興奮的逕自公布答案,一邊往外走去。「我拿去擺台上最醒目的位置,今天簽書會的新聞版面肯定超級無敵大!」

「一聞到利益的味道就把義氣什麼的拋在腦後,這還算是好朋友嗎?」眼見是擋不住夏薇了,任修平無奈的攤攤手。「小路妳要小心啊,今天夏薇把我賣了,明天她就把妳賣了。」

「那是你值錢,我有什麼好賣的。」不理會他低劣的挑撥離間,我跟著起身走出休息室。「再幾分鐘活動要開始了,你好好配合造型師,帥一點,多賣幾塊錢。」

夏薇都走了,我沒道理還繼續留在休息室當箭靶,就算腳再痠也要忍耐,拍拍屁股留任修平自己在休息是當大爺。

 

 

我沒料到自己還真的被賣了,只是不是被夏薇賣了……呃,也算是被她賣了。

記者會上記者提問踴躍,只是難免絕大部分還是都Focus在任修平和前女友的戀情上。

「聽說這些照片都是你跟蘇雨雨在國外旅遊時拍的?」

「文字呢?聽說你之前在部落格上的文字也是蘇雨雨寫的,但書裡的似乎不是?」

雖然任修平都是微笑著有問必答,但問到了這題,一直在一旁的總編輯似乎有一種壓抑不住自己的興奮之情,上前一步靠近麥克風。「書裡的文字是我們出版社的責任編輯小路寫的,她花了很多時間去採訪,了解作者的心境,我覺得寫得貼近,不會比之前的差呢!」

「……」

什麼是豬隊友?這就是豬隊友!為了想把焦點轉回新書上而賣了自己人的豬隊友!

我一邊冒汗一邊默默的後退,想要即時抽身,以免等下興奮過頭的總編輯會把矛頭指向我,卻沒想到背後被一雙手給抵住。

是夏薇。「小路,妳想再多拿一些銷售獎金嗎?」她笑得甜美。

「妳別……」我當然知道這女人的甜美是用來包裹毒藥的!正要阻止她,她就露出一臉抱歉的樣子……推了我一把。

「小路在這裡喔!」夏薇那聲音!又可愛又響亮,但我只想把她捏碎啊!

記者大哥大姊們動作簡直敏捷,下一秒全都把麥克風堵到我前面了。

「請問妳有見過任修平和蘇雨雨相處嗎?」

「請問妳對任修平的印象是什麼?」

「請問你們是單純編輯和作者的關係嗎?」

「請問你們有發展的可能嗎?」

「請問蘇雨雨今天特別送玫瑰花來祝賀是在向妳示威嗎?」

「請問妳是他們之間的第三者嗎?」

什、什麼?!愣愣的看著眼前的洪水猛獸,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呃,我和雨雨一年前就分手了,現在還是好朋友啊不然她幹嘛今天還要送花來祝賀。」任修平不解的問,聲音透過會場的麥克風,成功將記者們的注意力轉移回去。

我鬆了一口氣,正打算趁機轉身跑的遠遠的,麥克風再度傳來任修平的話讓我覺得我這輩子再也不想見到他了。

「我是有追小路但她不願意,所以應該不會有發展的可能。」

 

 

簡直是一部超爛的偶像劇!

最後是怎麼結束這場鬧劇的我也不知道,總之這場新書活動的意外,成了我人生最大的插曲──上了幾天的新聞版面:富二代戀上小編輯、多金少爺求愛不成平凡OL……是多小!是多平凡!

不過也許就因為我又小又平凡,既不是藝人,也不是什麼千金小姐,所以實在沒什麼新聞性,報了一兩天就把焦點從我身上移開了,也沒有記者再打電話來煩我。

移開是移開了,綠茶臉上的黑影倒是沒有減輕的跡象。

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明明是總編輯和夏薇,後來再加上個白痴王子任修平,我從頭到尾就是個無辜的受害者,但自己的女朋友上了新聞還是因為別的男人當眾告白,可能是件很難釋懷的事,我也才發現,鄭律文並不是我以為的那樣雲淡風輕。

這幾天我不好受,他也不好受,兩個人的工作都忙,回到家相處的時間不多,他卻無法輕鬆的跟我講上幾句話,明知道他心裡的糾結複雜,我也無法成熟的面對這件事好好溝通。

在愛情裡,我一直不是對談的高手,這次也不是。想著,如果你也不能理解我,我們怎麼好好相處呢?

只是也許是經歷了幾段感情,對於總是輕易的放棄身邊的人這回事,已經很厭煩了,也不該總是這樣沒長進,所以暗暗壓抑了放棄的想法,也許再過幾天等綠茶心情好點,我們再來討論這件事,或者根本不需討論就雨過天青是最好的。

面對無形的低氣壓,我都以加班來應對,維持了幾天也覺得疲累,於是傳了訊息給鄭律文,告訴他今天要回租屋處打掃一下,不回他家了,他也只是簡單的回傳了注意安全。

踏進沒有人聲的租屋處,我不知道該覺得無助,還是鬆了口氣。

我想念鄭律文的溫柔陪伴,也想念不需要為任何人情緒牽掛的自處。

但還沒享受幾分鐘的自處,手機鈴聲就響了,這個節骨眼,自然不會是鄭律文打來的,但看著來電顯示──任修平,我也非常不想接電話。

新書活動上,任修平的表現當然讓我氣炸了,我不知道為什麼他要把他喜歡我的事情拿出來講,我明明就已經交了男友而且他也完全知情,更何況他是一定要挑這種滿是記者的公開場合來說嗎?!

雖然說我能理解任修平本質上就是個養尊處優、目中無人的王子,但他明明一向很懂得分寸,這次怎麼就失控暴衝了?在自己身為受害者的情況下,老娘簡直滿肚子髒話,完全不想跟這傢伙再有任何一絲絲的藕斷絲連。

「幹嘛?」只是我不打算接,他好像也不打算掛電話,手機鈴聲一直響一直響,我不情願的接了起來,口氣沒辦法好到哪去。

「……還在生氣?」電話那頭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問。

「不然呢?」講什麼廢話。「打來幹嘛?」

「……打來道歉。」

「……有必要嗎?」雖然還是不太想理他,但情緒倒是收斂了一點,任修平這傢伙平常總是一副全天下都圍著他打轉的自在樣,現在竟然會道歉,還真是沒想到。

「我知道這件事帶給妳很大的困擾。」

「你知道?」我提高了尾音表示驚訝。「你有聽過一句話叫『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嗎?」

「呃……」

「算了,知道就好。」我就此打住不想再糾結下去。

礙於職場倫理,我不能擺臉色給總編輯看,任修平又是我敬而遠之的對象,只好把錯通通都讓夏薇扛了,一向和同事和氣生財的我,史無前例的吼了她一頓。

夏薇大概也知道自己理虧,所以沒有多做辯解,只是這幾天都特別討好,才讓我稍稍消氣。

現在任修平自己送上門,我自然不能放過這機會,而且他和夏薇交情這麼好,互通有無是正常的,一定少不了夏薇的小道消息,才會在過這麼多天後打電話來道歉。

這種鋒頭過了才現身的做法難免讓我覺得有些不負責任,少不了故意修理他一下。

「我可以請妳吃飯賠罪嗎?」

「耶?不用吧。」

「我訂好餐廳了。」一瞬間,他好像又恢復成平時的任修平了。「很好吃喔。」

「……那不是重點。」覺得頭有點痛……。「我是覺得如果再讓我上一次新聞我會先殺了你。」好不容易風頭剛過,現在吃飯不是不知死活嗎?更何況萬一再被拍到,這次我就真的要在鄭律文面前殺了自己謝罪了。

「那我外帶到妳家,把地址傳給我。」

任修平!

「你不覺得我男友會介意嗎?」

「一起吃啊,我多帶一份。」

「……不用了,他不在。」

「那……還有問題嗎?」

那……沒有問題嗎?我倒在沙發上,無力的瞪著天花板。

任修平能夠如此自在的不留餘地,說真的,還真是會讓人不由得自我懷疑,該不會是我疑心病太重想太多吧?不然怎麼會我氣的要命,他還能這麼輕巧?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