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之後,假日時我和鄭律文會一起上市場,買些他愛吃、我愛吃的食材,平時他如果早點回家就煮頓豐盛的晚餐,要是回來晚了,也有簡單的宵夜。

趕稿的時候他多出來的房間也成了我的專屬工作室,安靜不受打擾,自己的租屋處倒是很少回去了。

生活悄悄的在改變,變得恬靜平淡,而笑聲不減,他是如此帶著溫暖前進的人,跟著讓我也暖和了起來。

「欸,帶我出去玩。」暖和了以後,我開始試著親近一些,默默拉了椅子在他旁邊坐下,看著他正在打D3的電腦螢幕,伸出手,故意推推滑鼠。

原本是想鬧他的,遊戲人物就這樣被怪物打死了,應該會暴跳吧?!卻沒想到綠茶放開滑鼠,反握住我來不及躲開的手,有些訝異的看著我。

「幹嘛……死了重玩就好了呀,沒必要……」

「想去哪玩?」他問,問的溫柔。

忽然我發現自己好像低估了鄭律文在我心中的影響力。

「其實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下雨好煩。」

上回一塊兒出去是幾個月前失敗的宜蘭日出之旅,這次出遊也讓人苦惱,最近整天都陰雨綿綿的,人在台北像要發霉一樣,就怕出去玩還遇上下雨,會更讓人抓狂。

「我帶妳去沒有雨的城市。」他笑著,一點也不煩惱。

 

 

說不下雨,真的有陽光。

開車經過寬廣氣派的台灣大道,台中用暖和的陽光來迎接我們。

「笑什麼?」負責開車的鄭律文微微偏過頭看見我嘴角的笑意,好奇的問。

「沒有雨的城市,這麼浪漫的話你還挺會講的。」這句話實在太經典,我很難不放在心上。

「其實這是我同事的把妹台詞,我想說他用這句話把到女朋友,我跟妳都已經是情侶了,沒道理失效吧。」自己戳破浪漫的情話。「果然是滿有用的。」

「這麼老實倒是不必了。」我撇撇嘴,裝出不開心的表情。

台中是個處處讓人驚奇的文藝城市,賣冰淇淋和鳳梨酥的宮原眼科是棟古蹟,保留了紅磚外觀,內部裝潢的低調奢華,幾十種冰淇淋口味之外,還有澎湃的自選撒料,讓人目瞪口呆。

「三球?確定?」在排隊隊伍中,鄭律文再次跟我確認。

「確定。」大力點了好幾次頭,又瞥了一眼讓人嘴饞的冰淇淋櫃。

「會痛喔。」

「不會啦!」我當然知道他指的是我每次生理期來都會痛得蜷在床上的情況,但美食當前豈能裹足不前呢?「好不容易才來一次,看起來這麼好吃沒關係啦!」

最後從店員手中接過波浪餅乾杯,杯裡裝了三大球冰淇淋,外加鳳梨酥、乳酪蛋糕、夏威夷果和手指餅乾滿滿的撒料,成了太陽下最讓人享受的沁涼溫度。

「貪吃鬼,下次再喊痛就揍妳。」看著我吃得陶醉,他難得開口碎念。

「你捨得嗎你。」我眨眨眼,撒嬌無敵。

「吃完帶妳去一個地方。」他只得無可奈何的拍拍我的頭,結束話題。

車子一路駛離鬧區,沿途也沒有什麼觀光景點的指標,鄭律文倒是照著預先設定的導航,開得很堅定。

「你是要把我帶去賣嗎?」我問。「金錢豹應該也不在這麼偏僻的地方吧?」

「金錢豹媽媽桑說妳身材不夠好啊,我只好把妳賣去茶室了。」鄭律文隨口應應,倒是很討打,我只好順從民意,狠狠的往他手臂上巴了一下。

「噢!」他吃痛得縮了縮手。「恰北北,這樣賣價會不好啦。」

車子從大馬路繞進小巷子,最後在阿婆賣茶葉蛋、阿公賣香腸的攤子前停下來,我看見後頭的亮點。

一個小小的入口,包裹著鮮豔的彩色。

是彩虹村。

「你怎麼知道這裡!」下了車,我驚喜的問。

「妳之前有給我看過網路上的照片呀。」他走到身邊,一把攬住我的肩頭。「不是說很想來看看嗎?」

好久好久以前,應該是第一次見面交換了Line之後,閒來無事的閒聊,我貼了正巧看見的網址給他,當時隨口說了句:好繽紛的地方,真想去玩。

「厚,就算這樣,我也不會原諒你剛才說我身材不好賣不掉的事!」說是這麼說,我還是忍不住伸手抱了他一下。

這個男人總是這麼溫暖,即使在太陽下,還是有著醒目的溫度。

彩虹村其實是當地眷村的其中一條巷子,住在這的彩虹爺爺將整條巷子牆壁、地板還有住家畫的五彩繽紛,手繪的線條並不細緻,但很有特色,對比附近都已拆除準備重建的重劃區,更有濃濃眷村的復古風趣。

帶了單眼的鄭律文化身我的專屬攝影師,指揮著我往東往西、蹲下跳躍,甚至還上演了仆街少女。

「妳真是有夠配合。」拍累了,兩個人選了一面牆靠著坐下,一起看剛才拍的照片。

「當然,你都這麼甘心記得我說過的話了,我能不配合一下嗎?」我拿出手機,拍了一張他的側臉,然後靠在他肩上,再拍一張兩個人的自拍。

照片裡的鄭律文,恰好抬起頭,很呆。

「喂,我今天都沒拍照,妳還要把我拍成這樣。」他提出抗議。「再一張啦,把我拍帥一點。」

「好啦可是就不帥啊。」我一邊拿高手機一邊損他。「看鏡頭喔。」

快門按下的瞬間,他的吻湊上我的臉頰。

「你……」

「嗯,真的好帥。」鄭律文搶走我的手機,很滿意的審視著剛才的照片。

「自戀狂!」

 

 

出遊台中是打算要玩兩天的,傍晚鄭律文卻接到隔天臨時要加班的電話。

「那回家吧!」看見他一臉歉意,我搖搖他的手安慰。「下次再出來玩。」

「都來了,我要是老是這樣加班加班的,下次出來玩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對很多事情都沒什麼意見,只是一旦他有意見,那就是唯一意見,我也就沒有再多做堅持。

捨棄了滿滿陸客的逢甲夜市,我們選擇朝氣蓬勃的一中商圈,滿街的高中生、人氣攤販、可愛餐廳。

心滿意足的吃了超有名外酥內嫩的臭豆腐、臭豆腐對面的炸雞排,又買了杯古早味的豆漿紅茶,鄭律文這才甘願被我拖往停車場。

「還早啊才七點。」經過賣手機配件的小攤,他還會放慢腳步東張西望,愛逛的程度讓人懷疑到底我是女生還是他才是女生。

「假日晚上北上會大塞車呀!」我不得不耐著性子解釋。

「是我開車,妳擔心什麼?」

「……你明天不是要加班嗎?」

「原來妳是擔心我太累。」他盯著我焦急的臉好一陣子,然後開心的笑了起來。

「這不是很正常的嗎?」我忍不住要皺起眉頭,實在搞不懂他在開心什麼。

「妳之前沒擔心過我啊。」彷彿確定了什麼,他拉著我大步的繼續往前走。

「那是你沒什麼好擔心的啊……」鄭律文身高超過180公分,腿長也不是蓋的,搭配上我這個短腿族,他要是腳步跨大一點,我就跟不太上,一邊注意著腳步。「噢!你幹嘛又停下來?」一邊沒提防他突然停下腳步,就這樣往他身上撞去。

「這個啊,妳不是喜歡?」

暈頭轉向中順著他的手指看去,是一排排直立著的糖葫蘆,番茄、仙楂、草莓、蜜餞……,裹著淺褐色而凝固的糖,很是誘人。

「對。」我忙不迭的點頭,腳很自動自發的往攤販走去。「老闆,我要一串、呃兩串好了!草莓的!」

「喂,是我發現的,妳好歹也給我表現的機會吧。」鄭律文跟在我後面,嘆了口氣。「不過謝謝妳啊,妳竟然知道我也要吃草莓的。」

「……老闆,再給我一串,總共三串……」

忽然覺得自己背後有殺氣。

其實是上回到他家附近的夜市閒逛,我一向愛吃甜,那次一直張望著有沒有人賣糖葫蘆,可惜最後也是沒找著,一路上還沮喪的跟他抱怨了幾次:「怎麼可能夜市沒有糖葫蘆啊?怎麼可能啊?」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