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妳今天怎麼沒化妝啊?」

一大早,我拎著早餐靜悄悄的溜進辦公室,本來想無聲無息的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卻被難得早到的夏薇逮個正著。

而且怎麼一大早的,夏薇觀察力就這麼驚人的細緻?我平常也不是濃妝豔抹啊!了不起就是粉底眼線而已。

「我……」

「欸?!妳衣服也沒有換耶!」在我還來不及思索出一個像樣的理由之前,她又立刻發現了另一塊新大陸並且持續的大聲嚷嚷。「妳昨晚住咩咩家嗎?」

「對、對啊!我昨晚……」

「才沒有咧!小路昨晚七早八早的就走了,超沒良心。」正好來上班的咩咩也「適時」加入話題,馬上就戳破了我試圖說謊的企圖。

「中午再說啦!」眼看著接近上班時間,人越來越多,我差點崩潰的阻止這兩個女人再繼續探究下去。

 

和歷任男友交往的時候,雖然並沒有同居過,但或多或少還是會在對方家放自己的生活用品,或是在自己家放對方的生活用品,偶爾才過夜,大部分的時候還是各自擁有自己的生活空間。

同居意味著和對方共享一切,每分每秒,電視頻道、睡眠時間、作息習慣、用餐喜好……,這並不是太容易妥協的決定。

偶爾的朝夕相處很甜蜜,長時間的同居光是想像起來就會讓人窒息。

那為什麼要點頭?

不知道是基於想要證明自己對愛情的真心,還是不想看到鄭律文的失望表情,我在短短的幾秒鐘時間裡決定了一個應該要很慎重的答案。

至少我的租屋處還有半年租約,鄭律文也覺得我還是該保留自己的空間,所以並沒有這麼糟不是嗎?

「早。」

只是當早晨睜開眼,看見他剛睡醒的傻笑,和超慵懶的嗓音,心裡彷彿有顆糖隨之化成甜膩膩的香氣,讓人跟著揚起嘴角。

同居好像不是我想像中的那麼糟糕,至少現在我很期待新的生活會如何展開。

「給妳。」鄭律文拎起鑰匙要順道載我去上班的時候,丟了東西給我,是另一串鑰匙。「社區大門的鑰匙、家裡鐵門的鑰匙、第二道門的鑰匙還有電梯磁扣。如果弄丟了,鞋櫃最底層還有一副備用的。」

「你打這麼多副備用鑰匙啊?」一般人不是只會多一副備用嗎?

「妳的是我昨天去買飲料的時候拿去打的。」

「……我人都還沒來,你就確定我會答應跟你同居?」我忽然有點臉紅,看他胸有成竹的樣子,八成對我的答案會是什麼很有自信。

被這傢伙了解的一清二楚的感覺真不舒服!

「我不是確定,只是已經決定要開口問妳了,就先把該做的都做好。」他倒是講的平平淡淡。

「為什麼……突然想……同居啊?」開車前往公司的路上,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讓我疑惑的問題。

「因為就想啊。」他不假思索的說。「就像昨天說的,想要多一點時間陪妳。」

「喔……」

「好啦其實是因為我想跟妳結婚所以想說先同居試婚。」

「蛤?!」看見我驚恐的瞪大眼睛,他笑得花枝亂顫,根本只有三八可以形容!我當然知道自己又上當了,每次都被他亂七八糟的幽默驚嚇過度。「鄭律文,你真的很無聊耶!」

「不然我看妳好像對我原本的答案很不滿意啊,我這人根本就應該在服務業走跳,為了滿足客人使出渾身解數,哪裡找得到這麼好的服務生妳說是不是?」

「你今天沒有宵夜吃了,自己泡泡麵吧。」

 

「ㄎㄎ,根本試婚。」夏薇三八的程度和鄭律文有得拚。

中午外出吃飯的午休時間,自然免不了八卦,在夏薇和咩咩面前,我也只有全盤托出的份。

「ㄎㄎ,色色的。」咩咩跟進照樣造句。

「妳不要以為妳要變成人妻了就要隨時隨地開黃腔喔。」我當然知道她在想什麼,但我可不想在滿滿都是上班族的麵店裡討論這種事情。

「不過也算是進步囉!」夏薇看著我,裝模作樣的嘆了口氣。「我們家那個為愛受傷的小女孩長大了,敢面對傷口大步往前了。」

「又不是在拍日劇!」我大聲抗議。

「說到拍日劇,等參加完咩咩婚禮,我約了任修平去北海道玩,好好放鬆一下。」順著話題,夏薇貌似平淡的丟下一個大炸彈。

「你們在一起了?」我皺起眉頭問。

「沒有啊,就只是找伴出去玩而已。」她聳聳肩。「不然妳和綠茶要一起嗎?人多點比較好玩。」

「我才不要!」下意識的強力拒絕。

「妳幹嘛這麼激動。」夏薇淡淡看著我,眼見我侷促不安的表情,反而多了點戲謔。「我知道任修平喜歡妳,故意逗妳的。」

「任修平喜歡妳?」咩咩聞言,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我。「可是夏薇和他不是一對嗎?」

「我是喜歡他啊,不過他好像沒什麼感覺。」夏薇托著下巴,雲淡風輕好像談論的不是自己的八卦。

「我跟他沒什麼。」實在很多餘,但我就是忍不住脫口解釋。

和朋友之間最尷尬的,除了「妳男朋友喜歡我」,就是「妳喜歡的人喜歡我」了吧!

我始終盡力避免和夏薇有這樣的糾葛,為了任修平,讓我們兩個之間有絲毫的尷尬並不值得。只是忘記了夏薇的觀察入微,怎麼可能什麼都感覺不出來。

「妳覺得,經過楊士杰的事情之後,我會在意妳這種小風小浪嗎?」她懶懶的問。「我現在只想及時行樂,整整兩年不能做自己,根本就悶壞了。」

夏薇說,雖然她是喜歡任修平,不過現階段,也許是依賴多於愛吧!暫時沒有什麼心力去展開新的生活,無論是交朋友、相親、還是戀愛,可是她也並不承受得起一個人的胡思亂想。有任修平在身邊,很好,他是個體貼、又了解她的男人,和他相處,她可以想笑就笑、想鬧就鬧,什麼也不避諱,開心就好。

「我也不知道以後我會不會愛上他。愛上了就,再說吧!」

很多事情,在未來到的時候我們都不知道,但是直到來的時候,我們也都不知道,是否每次都能船到橋頭?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