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日子,在公事上,任修平的書即將出版,我進入了如火如荼的最後收尾,除此之外還必須應付楊士杰和夏薇各有需求的業務策略、行銷企劃;而下了班,我也扛下了原本應該是阿力的責任,陪咩咩從拍婚紗照前置作業、喜宴試菜、喜帖印製到喜餅殺價,大小細節,天天弄得人仰馬翻。

「天哪!結婚也太麻煩了,怎麼會有人想結婚?」陪她做了一整晚的婚紗道具,我整個人癱在沙發上。因為咩咩是美術設計的關係,對於自己的婚紗照超級講究,拒絕公式化的構圖,要用自己做的道具拍出獨一無二的婚紗照。

我根本都不想去想,過幾天還要陪她去試吃喜餅這回事。

「遇到對的人就會想結婚啊。」她一點也沒有感受到我的崩潰,滿嘴甜蜜。

「妳說是對的人就是對的人嗎?」我不認同的反駁。「我每次談戀愛也都覺得對方就是對的人啊,結果每次也都嘛不是。」

「妳不懂啦!」咩咩一向口才不好,總是被我和夏薇逗著玩,現在也只能嬌嗔耍賴。「那種對,跟妳以為的對根本就不一樣。」

「……我還真的聽不懂。」

到底有什麼對或不對呢?

每次談戀愛,總覺得和這男人合拍的不得了,整天膩在一起,好像「這世界沒了你我該怎麼活下去」,走到最後,這個男人還在身邊,世界卻越來越崩裂,反而變成「這世界你還在我就要活不下去了」。

男人,在對的時候就是對的人,在不對的時候就是不對的人。

「我才不懂妳和綠茶咧。」咩咩哼了哼,竟學著反擊了起來。「妳跟以前談戀愛的時候根本不一樣。」

「?」我挑起眉,好笑的等待咩咩可以吐出什麼象牙。

「什麼甜啊膩的,在妳身上,一點也看、不、見!」她一邊完工了一顆好大的立體紙愛心,塞到我手裡。「妳有心嗎姐姐~妳是在任修平和綠茶之間逃不掉了所以隨便挑個投降找平靜,還是真的愛綠茶呢?」

「……」我愣了好大一下,回過神來立刻把愛心往她身上丟。「誰教妳這樣講的!?」

「哈哈,是阿力啦~」咩咩笑得傻呼呼,一臉被識破的憨樣。「看吧我說他是對的人,什麼事都幫我看得這麼透徹。」

「他瞎扯妳也信。」我冷靜的看著她。

「嗯……」她湊近看著我的臉,點點頭。「阿力說如果他說對了,妳就會故作鎮定。」

「楊咩咩妳欠揍是嗎?」

「我是誠實。」難得占上風,她樂歪了。

「誠實的小孩沒糖吃,我要走了。」

拎著包包,一個人走在往捷運站的路上。

綠茶是那個對的人嗎?我們會一直走下去、甚至結婚嗎?也許重要也許不重要,重點是,究竟為什麼我非得在這個時候思考這些問題不可呢?

起初幾年還好,工作好了一陣子,這一兩年,開始在Facebook的動態牆上看見朋友同學們的近況,一個個訂婚、結婚、生小孩,偶爾去吃吃喜酒、收幾盒彌月蛋糕,都還不痛不癢。

直到身邊親近的咩咩決定結婚,我成了伴娘,這一切才開始動搖。

原來談戀愛是會升級的,像打線上遊戲一樣,哪天你突然就等級練滿進入下一張地圖。

有些人對於探索新地圖感到興奮,期待遭遇新的人事物;有些人則害怕踏入新地圖,因為一切都是未知數。

完全不用剖析,就知道我屬於哪一種人。

真正讓我困擾的,是由咩咩轉述,有關阿力說的那一番話。

粗枝大葉的阿力和我交集並不多,縱使偶爾從咩咩口中聽見一些消息也是有限,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憑空猜測出我的習慣和反應,能這麼了解我的,就只有鄭律文了。

只是鄭律文其實從來沒有跟我說過這些,一個字也沒有。

我們相處的時候,一起看電影,或是我下廚做些從網路上新學來的菜讓他當實驗品,就是一對再正常不過的情侶。

那句「投降求平靜」卻像是一道再清楚不過的倒影,讓人無處可逃。

 

 

在捷運上,Line的訊息聲響了起來。

鄭律文:還在咩咩家嗎?       

我:罷工了,正在搭車。下班了?

然後手機鈴聲就響了。

「我剛到家。」電話那頭的聲音一貫這麼溫柔,帶點疲倦,很容易讓人母愛指數提升。

「有順便買消夜嗎?」鄭律文一直有吃消夜的習慣,從來沒有因此而變胖,但跟他在一起以後,老是被拐著一起吃,再怎麼節制我還是胖了兩公斤。

「沒有,我想要妳來幫我煮。」

偶爾,這個愛開玩笑、講話很賤的男人,會這麼猝不及防的撒嬌。

讓人一點都沒有招架之力。

所以我就這麼提早下了捷運,轉往鄭律文家,途中還去生鮮超市一趟,買了一些菜。

「今天要煮什麼?」一開門,他就一臉期待的看著我。

「喂,你超級沒禮貌的,看到人不先打招呼,竟然先關心吃的。」我不滿的瞪著他。「我好累,好渴,我要喝……」

「百香紅茶,半糖去冰。」他伸出左手,直到我面前,拿著一杯飲料。「一掛電話我就跑去買了。」

「算你識相。」斜睨了他一眼,故作傲嬌的接過飲料,這才滿意的走進廚房。

鄭律文家的廚房很乾淨整潔,但說穿了是因為根本沒有東西,在認識我之前他家的廚房只拿來燒開水泡泡麵而已,後來我和他一起到家居生活館買了一些簡單的碗盤鍋子,冰箱也才開始放進除了啤酒、礦泉水以外的食材。

深秋了,天氣越來越涼,所以今天做了熱呼呼的什錦湯麵,外加日式炸豬排,以滿足鄭律文肉食性的胃口。

客廳沙發上,他滿足的吃著消夜,我則舒適的窩在他旁邊,跟著看電影台正在撥放的陳年港片,眼皮卻漸漸覺得有些沉重,一定是最近跟著咩咩瞎攪和,體力耗盡,才會十一點不到就好想睡。

「累了就先睡吧?」他發現我的疲倦,開口問。

「好晚了,我先回家,不然等下沒有捷運坐了。」我搖搖頭,一邊伸手往旁邊胡亂摸索要拿包包。

「哇,妳又不是我請的管家,來幫我煮個消夜就要下班了。」鄭律文好笑的幫我拿起包包,卻放更遠。「小路,打個商量。」

「嗯?」

「搬來跟我住好不好?」

「蛤?」

「有這麼可怕嗎?」看著我瞬間有神的大眼,他忍不住要皺起眉頭。「我只是在想,我加班的時間很長,常常沒辦法多陪妳,如果住在一起,時間就會多一點,而且……」

「而且?」

「而且妳做菜很好吃。」

「鄭律文,你還說我不是你請的管家!」氣死我了,這男人,說話就不能好聽點嗎?

「小路,我只是想要多一點時間能夠看到妳,才不會只能花時間想念。」

「……」

這傢伙,每次說話要不是賤的要命,就是甜得要命,中庸之道都不懂嗎?

「工作忙的時候、想喘口氣的時候,妳還是可以住在原本的地方。」他輕輕將我納入懷中。「但平常可以在我這住,好嗎?」

「我……」

「妳有心嗎姐姐~妳是在任修平和綠茶之間逃不掉了所以隨便挑個投降找平靜,還是真的愛綠茶呢?」

咩咩才剛說過的話很惡劣的已經在我腦袋轉了兩個小時,現在更是變本加厲的放大分貝,回音都有震動效果了。

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是個感情上的渾蛋,更何況千真萬確我真的不是渾蛋。之所以談戀愛,是真的覺得這個人好、覺得這個人值得愛,也真的覺得自己愛。

也許,偶爾是會不夠堅定。

「我可是不會付房租給你的喔。」我看著他,給他一個淺淺的吻。

是的,也許偶爾會不夠堅定,那麼就做些能讓自己更堅定的事吧。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