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踏入鄭律文的住所,是兩房一廳的簡單小空間,自己一個人住,東西不是很多,清清爽爽。

正對著大門的白牆,貼了一張Memo紙:

「小路,歡迎光臨,請往左轉進入客廳。」

這擺明了不是忘在家裡,是早有計畫。

默默的走到客廳,落地窗上有另一張Memo紙:

「線索藏在最貴的東西後面。」

「你在搞什麼呀?」撕下Memo,我忍不住要問。「尋寶遊戲嗎?」

「快點找嘛,我設計很久耶。」

「最貴的東西,一定是電視呀!」轉了一圈,我毫不遲疑往大大的黑色螢幕走去。「55吋的日本名牌,誰比得過它。」

果然,電視後面又貼著一張Memo

「向關主闖關,正確回答三個問題。」

「關主?」

「咳咳。」鄭律文煞有其事的假咳了一下。「挑戰者,妳終於來了,我就是關主,準備好接受挑戰了嗎?」

「吼,你在幹嘛啦!」我笑倒在沙發上,對於這遊戲一點都不賞臉。「超奇怪的你。」

「欸,妳怎麼這麼不尊重關主,快點站好啦,就跟妳說我設計很久。」

「噢,好啦……」在他的「威嚴」下我不得不站在他面前,「誠心誠意」的配合他。「我準備好接受挑戰了,出招吧!哈哈哈。」

「咳!」鄭律文又假咳了一下,重整「正經」的形象。「第一個問題,美麗的小姐,請問妳是單身呢,還是名花有主了呢?」

……」什麼問題啊這是,不過回想了一下從一開始認識他到現在,基本上他就是個每次說話都讓人摸不著頭緒的Style,現在這樣實在也不應該大驚小怪。「有啊,我名花有主啊。」只是比較起來,我的回答就根本是無趣至極就是了。

「這樣啊,那第二個問題,請問這朵名花的主是誰呢?」

「我忘了,記性不好。」

「這麼剛好,我的專長就是治療記性不好--」

「你啦你啦!」看著鄭律文不懷好意的往前逼近了一步,我深感大事不妙的立刻配合。「鄭綠茶,你今天好奇怪啊……

「誰叫妳不配合我精心設計很久的節目。」他哼了哼。「好啦最後一個問題,我親愛的女朋友,請問妳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我不是笨蛋,我是個道道地地的女生,對於什麼情人節、耶誕節或是生日之流的這類日子,也是能夠倒背如流的,問題是,我很確定今天跟這些可以大肆慶祝的日子都無關,所以我只能用看起來很鎮定但其實內心非常疑惑的寧靜表情來面對他。

什麼日子?什麼日子?我、怎、麼、知、道?!

「妳回答不出來這樣遊戲很難進行下去。」鄭律文苦惱的看著我。

「呃……我真的不知道,而且我也不是故意的,不然……你給我一點提示嘛?」說實在的我也很苦惱,這種猜猜今天是什麼日子的遊戲,通常不是那種很盧小的小公主在玩的遊戲嗎?

該不會,其實他沒有我以為的那麼Man吧。

「提示?那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還在苦惱鄭律文究竟是大男人還是喝茶會翹小拇指的娘娘的時候,失去防備的我,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際,已經不知不覺被納入他的出手範圍中。

出手。

出手?!

才感受到自己被包裹在他的影子之中,一抬頭,就感受到無庸置疑屬於他的男性魅力的,突如其來落下的吻。

一開始有些試探的溫柔,似乎很快就發現了我的反應不及,發出了幾聲低沉的笑聲,手略略撩撥我在耳際的髮梢,稍微將我喚回現實世界。

「唔。」我瞪大眼睛,試圖想為自己扳回一些豈容侵犯的氣勢,卻反像虛張聲勢,並且立刻被看破手腳。他的吻加重了力道,由溫柔轉而霸道,鬍渣淺淺磨過,引人急促心跳。

ManMan?真是白懷疑了……

我們之間的第一個吻持續上演著,不容許分毫退卻,即便如此突然,卻仍自然的像是醞釀已久的音符,轉入讓人陶醉的主旋律。

幾乎要忘了呼吸。

在我腳軟之前,他的吻終於離開了我,不忘把我撈到沙發上坐好,讓我免於跌倒在地上的窘境。

 

 

「一個月。」

「嗯?」我的臉還發熱著,疑惑的偏過頭面對沒頭沒尾的鄭律文。

「我們在一起一個月,我才吻到妳。」他伸手將我摟到懷裡,親密的圈住,同時也補充說明了第三個問題的答案。

「一個月了嗎?」我微微抬頭,看不到鄭律文的眼睛,只看到他的嘴角是好看的微彎角度,這樣似曾相似的場景,我少了有意外的驚喜與感動,免不了漸漸有些發寒。「對不起,時間過太快了,我……最近很忙……

不一樣的,他不是張倚翰。

拚了命的否認,腦海裡的記憶卻像中了召喚咒,用飛快的速度襲來,打得我耳鳴頭暈。

那一天,八里海岸,那一天我還掙扎糾結著我和張倚翰究竟是什麼關係,他卻在我的手腕上圈上一圈細緻的銀鍊,在我耳邊輕聲告訴我,「一個月快樂。」

他自有他界定的日期,從他不顧一切飛奔到捷運站外等待到我的時候,那天開始我們就注定一起淪陷。

可悲的是當時身在其中,竟還感受到一些浪漫暖意,直到終究真相大白的那天,我才明白這個日子有多荒謬。

「沒關係,我只是覺得妳好像還是離我有點遠。」鄭律文寵溺的聲音毫無障礙的將我的思緒拉回他身邊。「即使在一起了,還是有點生疏,我也不太敢靠妳太近,免得妳不小心又要逃跑了,哈哈哈。」

我被他自說自話又自顧自的大笑搞得又臉熱了起來。

鄭律文其實很貼心,也盡量的細心,待在他身邊,我還能同時感受到他大男孩般的開朗以及老是不正經的亂開玩笑。

所以當我擺脫不了大魔王的陰影的時候,除了惱怒自己為什麼過了這麼久為什麼還總是無法擺脫,現在更多了一份愧疚。

位在蹺蹺板的另一端,往上太輕浮,往下太沉重。

「欸,我有準備禮物。」

在心神仍舊搖擺不定的時候,鄭律文又給了我另一個更強烈的撞擊。和那時越來越像的場景,不斷加速我的心跳,彷彿為了即將重播畫面而暖身,讓人越來越害怕。

「其實不……

「我精心策畫的節目都已經被妳不甘不願的態度破壞了,連禮物都要跟我客套嗎?」他皺著眉頭,故作嚴肅的看著我,立刻阻止了我想要拒絕的念頭。

最後,我收下了,一條擁有銀色翅膀的項鍊。

有些巧合真的過於驚悚,鄭律文和張倚翰,一樣記得我們交往一個月的日子,一樣給了我驚喜,甚至一樣送了首飾……

「謝謝。」但我終究抬起頭,主動吻上他突然間讓人覺得萬分迷人的嘴唇,輕輕的,慢慢的,確切感受眼前這個人的存在。

只因為他在我耳邊的輕聲告白。

「送妳項鍊,不是要把妳栓在我身邊,我只是希望,在妳每次看到這對銀色翅膀的時候,都能勇敢的飛,無論以前、不管以後遇見什麼,都記得,我陪在妳身邊,不是束縛,而是讓妳放心的往前走。」

綠茶,一個月快樂。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