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是後退。

原來也是有這個選項的,我從來沒有發現。

以為鄭律文隨時都站在那,他說想出去玩的時候找他,他都在,他說肚子餓的時候打給他,他陪我去吃飯,他說無聊的時候找他,他陪我。

我忘了一個好像隨時隨地存在的人,可能也會隨時隨地消失。一旦認為他喜歡我,心甘情願的守護著我,就有恃無恐,放任這一切進行。

「所以,你會離開嗎?」無意識的伸出手指,感受冷氣口吹出的冷氣,直到微微凍僵,我縮回手,用另一隻手輕輕摩擦著,問。

「妳想要我離開嗎?」他把問題丟給我。「小路,為什麼妳在問我問題,可是不敢看我?」

為什麼不敢看?他再次戳中我自己不想面對的真相。

「其實,妳不是我的女朋友,我們之間充其量不過是有些曖昧的好朋友,妳大可坦率面對這一切,就算被兩個男人同時追求,妳也能大方享受,可是妳卻只是小心翼翼,妳有想過為什麼嗎?」

「為什麼……?」為什麼又是問題?我感受到時間的遲滯,每分每秒,都過得難熬。

「妳抬頭看我,我就跟妳說答案。」

……」順著他的話,我才發現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一直低垂的視線讓我連脖子都開始僵硬,我有些難以承受的依言微微抬起頭,看見他專注的眼神中帶著一點點笑,已經不存在一整晚持續的那種嚴肅。

「因為妳喜歡我,所以會害怕,害怕一個處理不好,我會生氣,我會離開,就這麼簡單。」

「你……

到底是什麼樣的自信,可以說出這種話,還如此堅定,不會臉紅?!

「小路,我喜歡妳很久,但我一直沒有逼妳面對這份感情,是因為,我覺得妳應該要自己從過去的傷害中復原,自己學著往前走,才是真的會走,所以我陪妳說話、陪妳出去玩、陪妳開心,而不是我推著妳往前走,否則如果有一天,我累了、推不動了,妳會發現,妳從來就沒有走出來,那個時候,我該怎麼辦?妳又該怎麼辦?」

我又想哭了,是因為被了解,或是因為他了解?

還是因為,發現面對感情的自己,自始至終,都倒退著走,從來不想往前?

「妳不需要現在就告訴我答案,或者妳有聽過一句話嗎?愛需要衝動,如果妳有衝動,現在就答應跟我在一起也可以。」他似笑非笑,又開起了很有他專屬風格的玩笑。

我悄悄的,伸出手,輕輕蓋在他的大手上。

「我想衝動可以練習。」我微微笑,看見他的笑容消失。

「妳……

「我是認真的,如果你要問的問題是這個的話。」

鄭律文抱住我,我瞬間感受到被緊緊圈住、毫無空隙的真實感,還有嘆息。「我超怕妳會拒絕。」

「真的假的,鄭大爺耶,你也會怕?」在他懷裡,我輕鬆的開著玩笑,試著沖淡狂擂的心跳。

龜縮了好幾年,用不在意的態度逃避愛情,一直好不了的傷口,偏差的心態,我並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個夜晚,就被我拋諸腦後,鄭律文說的或許沒錯,談戀愛,是需要一股衝動,如果是這個比我還了解我的人,我仍要拒之千里之外,那麼還有誰可以打動我?

即便,這個緊緊圍繞的真實感,並不等於踏實。

 

 

和鄭律文在一起之後,其實生活並沒有改變多少,說實在的,身為血汗工程師,他的工作作息本來就和正常上班族天差地別,我們週休二日,他是說加班就加班,好不容易放假,會先在家矇頭大睡再用剩下的時間來找我,通常是吃個飯聊聊天,如果他放比較多天假或是正好碰上我也放假,就會開車去外頭走走。

不過整體來說,的確是和在一起之前差不多,只是手機多了個人常常打電話來或是傳Line給我。

差不多到,我不知道昨天是什麼日子……

「天啊!你們!昨天才!」

「接吻?!」

我眼前的兩個女人,像極了無八卦不歡的中年歐巴桑,臉上戲劇性的表情像是在看藍色蜘蛛網還是什麼戲說台灣之類的類戲劇。

「有什麼問題嗎?」我瞇起眼,試圖散發出殺氣,藉以掩飾我發窘的心虛。「我可不來速食愛情那套好不好。」

「少來,速食愛情說的是不認識就上床、剛認識就上床、剛交往就上床,你們是哪一種?我們現在在說的事情可是交往一個月才接吻耶!」夏薇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從情傷當中復原無礙了,一張嘴利的很,恢復以往恨不得讓人想要拔掉她舌頭的嘴賤性格。

是的,我們交往一個月了,時間匆匆流逝、不知不覺,在忙碌的趕稿期中,我也並沒有特別紀錄日期。

又或者是太有陰影,以前那個選擇在交往一個月時給我驚喜的男人,並沒有所謂真心。

女孩子,至少大部分的女孩子,都嚮往或多或少的浪漫,節日的慶祝大餐、用心準備的禮物,像個公主似的被放在手上疼惜呵護,心裡頭多多少少都有這些關於愛情的想像。

但我沒有,或者說,已經很久沒有了,自從張倚翰那個大魔王讓我渾身是傷之後,強制腦袋裡的浪漫神經自動斷線,似乎已經成為一種反射性的防衛機制,沒有期待,就沒有失望,更不會受傷。

昨晚吃完飯,鄭律文說有東西要拿給我,可是他忘了帶出門,所以載我回家之前,先回他家一趟。

「其實下次見面再給我就好啦,不用趕著今天吧。」我試圖拒絕。

「我堅持。」他笑著看了我一眼,好像看出了我的緊張。

到了他家樓下,熄滅了引擎,我漸漸越來越覺得大事不妙。「呃,我在樓下等……

「跟我一起上樓吧!」他打斷我的先發制人,開口邀請,還忍不住大笑的很誇張。「好啦妳太緊張了,我保證,我沒有想要對妳做什麼,好嗎?就只是想給妳個東西而已。」

屁啦!我又不是小女生!怎麼會不知道去男生家會發生什麼事情?覺得我智商很低嗎?!

可我還是手心都是汗的跟著上樓了,畢竟身為他的女朋友,我實在說不出「屁啦!聽你在唬爛!」的攻擊句型。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