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咩邁入準備籌備婚禮和工作兩頭燒的忙碌階段,總是在做完封面的時候疲憊的拉著我討論婚禮細節,儘管疲累,眼裡彎彎的笑意卻幸福的不得了。

楊士杰南部出差回來後總是用沉默的眼光關注著夏薇,他說他再也不和那個女孩聯絡了,他說他真的很後悔,他說他真的很愛夏薇,夏薇沒有妥協,不好受卻寫在臉上,辦公室戀情一旦破裂,豈能若無其事的回到同事關係?

我呢,大魔王猝不及防的跑出來給我致命一擊後,跑回去繼續陪老婆做臉,我就這樣萎靡不振了好一陣子,混蛋畜生的前男友再次出現並沒有讓人有所解脫,反而打掉了那一身原本期待著能夠扳回一城的野心。

「前男友」是一個很微妙的角色,如果是段好聚好散的戀情,嘴上祝福著以後要幸福喔,是沒什麼難說出口的,只是一旦看到對方幸福,心裡頭的五味雜陳又豈是三言兩語可以言說。「我不夠好嗎?」、「為什麼他跟別人在一起這麼快樂?」、「我是哪裡出了問題?」免不了要糾結好一陣子,這卻是還可以接受的好狀況。

如果和前男友是徹底撕破臉的大決裂,光是詛咒他一輩子打光棍就來不及了,哪裡有那個肚量去忍受他有個好歸宿?特別是像張倚翰這樣,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的無所謂爛態度,沒伸手掐死他真是我EQ太高。

而站在他面前的我,是孤單的,是過得不好的。

就連當時被傷得最深、最一無所知的泳芸學姊,都擺脫了過去,走入婚姻,我呢?幾年過去,為什麼,還是一無所獲。

 

咩咩結婚的日子雖然還早,但聽說是一個很熱門的黃道吉日,因此就連宴客要用的婚紗也必須及早預定。下班之後我陪咩咩去選宴客用的婚紗,順便也試一下伴娘服。因為夏薇最近狀況不是很好的關係,幾經討論,最後咩咩還是打消了請她一起當伴娘的念頭,免得準備這些事情會讓她觸景傷情,還好這陣子下了班,夏薇都會去找任修平吃飯聊天,看她漸漸有了笑容,也讓我們省了不少心。

阿力也來了,意外的還有鄭律文當跟班。

兩個人都穿著剪裁合宜的西裝,阿力是深黑色的,鄭律文是鐵灰色的,將本來就厚實挺拔的身材又更提升了幾分,難得看見他們穿的如此正式,我倒有些不知道該把眼光擺哪了。

「你們難得同時休假。」等禮服的時候我找話聊,卻得到意外的答案。

「綠茶是我的伴郎啊,當然要跟我同進退。」阿力眨眨眼,笑得很曖昧。

伴郎?那我們喜宴當天不就……,想像著挽起手走入會場的模樣,想著鄭律文挺拔的身形,我有些臉頰發熱。

「耶?很熱嗎?臉紅紅的喔!」阿力揶揄著我臉色的變化,又看看伴郎,彷彿對於我們兩人之間的關係了然於心。

「對啊,誰受得了你和咩咩的熱情如火啊。」簡直是欺負人,我裝傻扯了幾句,便接過門市小姐正好拿來的小禮服,頭也不回的走進更衣室。

迎娶的時候我一定要整死新郎!

換好粉色小禮服,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屏住呼吸,卻屏不住,一絲一絲悄悄滲透進心裡的幸福感,這種幸福感很微妙,覺得明明就擺在眼前,卻又不實際。

也是,要嫁人的又不是我,湊熱鬧幸福什麼呢。

「哇!小路好漂亮!」隔壁也換好婚紗的咩咩一點也沒有身為新娘的優雅感,提著純白蓬紗裙襬咚咚咚很笨重的跑了進來,興奮的對著我尖叫。「阿力,你們快來!」

「咩咩妳幹嘛……」我來不及阻止咩咩的失控,就聽見越來越靠近的腳步聲。

轉過頭,看見鄭律文,看見他讚賞的眼光,我忽然覺得有些喘不過氣。

「妳搶走新娘的風采了。」他更靠近了點,伸出手。「我有這榮幸預習一下婚禮當天的進場嗎?」

「吼,綠茶你很沒禮貌耶,當我耳背聽不到嗎?」咩咩不滿的抗議,可憐兮兮的跑到阿力身邊要他安撫。

「個人觀點嘛,我相信在阿力心中妳一定是最漂亮的。」看見我猶豫不決,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樣子,他主動輕輕牽起我的手,搭在他的臂彎上。

鏡子裡,我看見他對著我笑的溫柔,笑的讓人融化。

是禮服還是試衣間的燈光與裝潢?讓人剎那間有置身婚禮現場的錯覺,而我們一點也不像配角,感受到陌生的喜悅和幸福。

「所以小路在你心裡是最漂亮的囉!」咩咩聽出絃外之音,毫不客氣的大聲反問。

「咩咩!」

「當然。」在我覺得尷尬的想嚇阻之際,鄭律文已經一派光明磊落的回應,我看見鏡子裡的我的臉紅了起來,還一路蔓延至脖子。

「哇喔!這是告白嗎?」

「夏薇?」聽見熟悉的聲音,我們都轉過頭,看見不知道何時出現的夏薇笑瞇瞇的揶揄著。

「雖然我不當伴娘,但還是想湊湊熱鬧嘛,所以吃完晚飯就叫任修平載我來看看。」她解釋了突然出現的原因,順著她的話,我這才看到她身後的任修平。

那張臉不是很平易近人。

自從上次落荒而逃,我有意躲開和任修平單獨相處的機會,幸好採訪也告一段落,後續稿子的撰寫不是非得見面不可,透過e-mailLine,也能順利解決。

也就是說,從那天之後我們就沒見面了,他不是沒約過我,只是我每次都以我很忙、我去開會、甚至……我要睡了,來結束話題。

我只是想著就這樣吧,拉長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久了、遠了、淡了,他也就放棄了,從此我們海闊天空,也不用費事去解釋些什麼,多輕鬆,多好。

後期和任修平之間的糾葛,沒有人知道,咩咩一直忙著婚禮的事情,夏薇則是和他太熟,導致我不想提起,也幸好沒有提起。

夏薇或者還不想說、或者還不自知,但對於我這個旁觀者而言,倒是很清楚,夏薇對任修平從以前就有些依戀,和楊士杰分手後更是加深許多,而任修平呢?雖然我不知道他對夏薇有什麼感覺,卻知道他是明白她對他的感覺的,否則那天不會在我面前隱瞞,不論是刻意的或是下意識的,他的確知道他們之間的暗濤洶湧正在進行。

我不願意陷入這淌渾水當中,無論最後他們的結局怎麼寫,我都不想成為配角,或是,成為主角。

「小路,好久不見。」任修平打了招呼,可能是我作賊心虛,聽起來好有絃外之音。

Hi……」我有些無力的舉起手,突然發現另一隻手還和鄭律文交錯著,也不是要避嫌,只是覺得這局面有些尷尬,於是默默的收回交錯著的那隻手。

「這是阿力,也就是準新郎。」夏薇拉著任修平介紹給阿力認識。「阿力,這是我的大學同學,任修平。」

在我以為危機解除的時候,她又拉著任修平回到我和綠茶面前。「這是綠茶,是阿力的同事也是伴郎,和小路很配吧!綠茶,任修平是這陣子和小路合作的作者啦,再過幾個月書就要出版了,到時候要捧場喔!」

我的天啊!這種介紹!

「你好。」

「你好。」

在我冒汗腳軟之際,綠茶伸出手,直視著任修平,兩個人禮貌的打了招呼,然後,就這樣沉默著,不動,也不說話。

讓這兩個人見面,並不在我的計畫之內,雖然我也沒有什麼劈腿、魚和熊掌都要的念頭,但曖昧的確在其中流轉,就算不明說,我也心虛。

更何況,誰會沒事找事做,想要節外生枝!

放著兩個大男人的對峙不管,夏薇一點也沒察覺自己講了什麼,自顧自的把我拉到旁邊說悄悄話。「妳跟綠茶進度到哪了呀?」

「沒有到哪呀……」我抹了一把想像中的冷汗,對於她把我拉離那僵持的氣氛很是感激。

雖然這氣氛就是她造成的……轉頭看了那兩個男人一眼,仍舊相對,只是好像在說話,不知道在說什麼?

「綠茶剛剛那句話根本就是告白。」夏薇壓根不買帳,持續逼問。「而且你們真的很配,我才不相信沒有進度。」

很配就會有進度嗎?

其實我也希望有進度,只是自從那天一起吃了宵夜,鄭律文忽然走了之後,就再也沒有像樣的發展,偶爾我們還是會吃吃飯,只是都是因為阿力和咩咩相約,順便一起討論婚禮細節。

像今天這樣的曖昧,其實已經很久沒出現了。

 

幸好任修平沒有待多久,很快夏薇就嚷著想看電影,兩人便一起離開了,剩下我們試完禮服,一起吃個飯,由鄭律文開車送我回家。

老實說我一直覺得頭皮發麻,自從任修平出現,他臉上就沒有太多表情,也不太說話,偶爾開口,對象也絕對不是我,吃飯的時候是這樣,連現在只有我們兩個單獨在車上,他也是一言不發。

我心虛,我承認,所以幾次想要開口找些什麼話題,最後都還是不戰而敗。

「到了。」

終於,車停了下來,他也開了金口。

「噢……那,掰掰喔……」我拿起包包,磨蹭著,手放在車門開關上,猶豫到底要不要就這樣結束這一天。「欸,你不跟我說掰掰嗎?」

微微偏過頭看見我的笑臉,他還是意興闌珊,好看的唇緊緊抿著,沒有要道別的意思。

「小氣……」我哼了哼,偷偷注意他有什麼反應。

「妳不想下車?」冷不防的,鄭律文終於有了回應,嘴角噙著的微笑,卻讓我覺得有些大事不妙。「有話想說?有問題想問?還是……

「還是什麼?」被他的問話一下子堵的頭昏腦脹,我傻愣愣的順著他的話接。

「我怎麼知道還是什麼。」他仍舊微笑著。「欲言又止的是妳。」

「我……沒什麼要說的。」今天的鄭律文,既戒備,又有攻擊性,和以往總是愛開玩笑的樣子完全不同,不是我能輕易招架的,我也不想,面對。「謝謝你載我回家……

「小路,」無可奈何的喊著我的名字,他嘆了口氣,伸手握住我靠近他的那隻手,好像,放棄了原本堅固的防衛。「我知道妳害怕談戀愛,也知道妳一直猶豫不決,妳要我等待,可以,妳要我保持距離,可以,妳要我跟誰競爭,可以。但是,一旦妳讓狀況失控了,想要逃避,不可以,不是只有妳的心會受傷,我和那個誰也是會受傷的人。」

看向第一次如此認真嚴肅的鄭律文,我的眼睛有些酸酸的,努力忍住想要號啕大哭的衝動,看著他。

他懂我的逃避,分寸不差的直直戳中。

「今天那個……唉反正那個誰,」他皺著眉想了一下,很快放棄。「他跟我一樣,不過就是喜歡妳而已,說真的,競爭沒什麼,我一向都無所謂,只要是自己喜歡的,努力一些有何不可,但是妳呢?只是想要站在原地,接收最後的勝者?還是誰都不想要,只想要看一場好戲?」

「我沒有!」我有些激動的握緊了拳頭,對於這樣的指控很是介意。

「那為什麼要營造出這樣的假象?」

「我……」他問的平淡如水,卻讓我噎了好大一口,無力反駁。

我知道,一直知道,事情朝著我越來越不能掌握的方向發展,卻告訴自己,過陣子就沒事了,任由任修平不斷的靠近、然後我逃跑,迴圈著拒絕讓他說破的機會,任由鄭律文陪伴、曖昧、卻不果斷幫彼此之間做出一個界定。

「妳知道……不說承諾,不代表沒有責任嗎?」慢慢的,他放開我的手,摸摸我的頭。「對不起,讓妳哭了,我只想告訴妳,『我喜歡妳』這件事,無庸置疑,也從不吝嗇讓妳知道,但是妳呢?如果妳不想面對,我又怎麼能前進……

「或是後退。」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