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妳來了……」打開任修平辦公室的門,他的笑容在看見夏薇時嘎然而止,望著我的眼神竟難得有些侷促不安。

「是呀,我帶夏薇來,不介意我們在這邊混一個下午吧?我可是把你當成公出理由了。」我勾起嘴角,自顧自的找到自己的沙發角落,拿出手機玩。

昨天明明就是接到夏薇的電話,我又不是不認識她,他卻什麼也不跟我說,這人實在有點不老實。

「要喝茶嗎?」任修平很快就恢復正常,當個盡職的主人來招待貴賓。

夏薇精神好很多,特別是任修平憑藉著和她的熟稔,話題很能夠逗她笑,讓她分散不少對情傷的注意力。

「對吧小路。」

「啊?」只是他三不五時就要把我拉進他們的話題裡,打斷我玩手機的進度。

「我說……

「唉呀我不會無聊啦。」我揮揮手,阻止任修平再把話題重複一遍。「不用管我。」

就這樣一路待到下班時間,夏薇嚷著肚子餓說要一起去吃飯,就拎著包包去化妝室一趟,而我一時還沉浸在手機遊戲即將破關的奮發向上裡,竟來不及跟著她一起去,面臨了和任修平大眼瞪小眼的危機。

「妳沒有生氣。」他看了我好一會,然後嘆了口氣。

「生什麼氣?氣你昨天不跟我說你是去照顧夏薇嗎?」我默默的收起手機,坐直了起來。每次和他的對話都有些費力氣,不謹慎一點是不行的。

「妳不在意。」他又嘆了口氣,然後站了起來,向我走近。

「欸……你想幹嘛?」我有些驚慌的也跟著站起來。「夏薇馬上就回來了喔!」

「怕什麼。」任修平忍不住笑場。「昨天,我怕妳誤會我對夏薇有意思,不過看起來,無論我對夏薇有沒有意思,都不是妳的重點。」

「是重點呀!」我趕緊澄清。「如果你……如果你對夏薇有意思就好了,她很需要你。」

這種話聽起來實在是幼稚,可是如果能讓夏薇幸福,又能解套我和任修平之間的尷尬,豈不樂而為之。

「妳知道,我和她之間的事,和妳跟我之間的事,是沒有關係的嗎?」他的表情很淡,淡的讓我看不出情緒。「妳的聰明寫在臉上,裝傻不適合拿來當偽裝。」

 

 

落荒而逃也許可以寫入我履歷表中的專業項目,並且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的技術越來越高超,或者應該說,越來越厚臉皮。

任修平這樣單刀直入的問號,簡直就是毫不修飾的問我「我喜歡妳,妳可不可以不要再裝傻了?」,在愣了三秒之後,我張開嘴,吐出可以讓他愣三十秒的答句:「我晚上有約,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掰掰。」

不這樣講我怎麼有機會溜走!

其實我並不怎麼喜歡獨自一人的生活,總覺得身旁沒有人講話、沒有人陪伴,很多事情就失去了意義,例如逛街、例如看電影、或是上餐館,所以現在一個人在街頭閒晃,我有些無所適從。

翻翻路邊花車的過季折扣衣服,也只是走馬看花,特別是最近周旋在任修平和鄭律文之間,現在安靜下來,忽然覺得有些寂寞。

我不是非要這樣對待任修平不可,只是當他出現在我無法定義自己的感情模樣之時,又以如此熱烈直率的姿態來面對我,像無孔不入的陽光,無所不在的步步逼近,蠶食鯨吞我的私人領域,不留給我思考的餘地,我越來越覺得慌亂,像是站在懸崖邊,若不伸出手接受救援,就只剩下落入山谷的選項。

實際上,從張倚翰那裡得到的傷口,始終沒有痊癒,過了這麼久,以為疤痕應該漸漸淡了,在任修平逼人的照耀下,才看見傷口根本還在結痂,哪來的疤痕好淡。

「還是一樣,走路不看路。」

一隻大手在我眼前揮了幾下,我回過神,愣了不止三十秒,並且感覺血液飛快的往上攀升,頭皮發麻。

這是,什麼鬼吸引力法則嗎?!豈有這麼靈驗的道理?

「好久不見。」看見我將目光集中在他臉上,他溫柔的笑著,跟我打了招呼。

「你、我是說,你怎麼會在這裡?」問話剛出口,我就恨不得要咬掉自己的舌頭算了,這麼蠢,怎麼不當啞巴比較省事?

心裡頭如此掛礙,不知道已經自顧自的在腦袋裡演練幾百次,真正有朝一日相遇的時候,我應該多俐落、多灑脫,全成了廢話一堆。

張倚翰,我人生中的大魔王,依舊維持著他的惡劣性格,在我完全沒有防備的時候,再度出現在我的眼前。

「陪老婆來做臉,時間太長有點無聊,所以出來透透氣。」

如此平淡坦然的看著我的眼睛,說出原因,直接破開勇者(是的我是愚蠢的勇者)身上的防衛鎧甲,產生致命一擊。

老婆?結婚了?老婆?!

「噢對,我老婆。」也許是看見我臉上毫不掩飾的呆愣,張倚翰像想起什麼似的補充解釋。「我去年和泳芸結婚了。」

我去年和泳芸結婚了。

泳芸學姊。

「她很相信你。」從短暫的石化中恢復正常,我還是笑得有些僵硬。

當年的那場鬧劇,我離開了,張倚翰消失了,卻沒想到,學姊最後還是選擇和他在一起,究竟是多深厚的感情,可以對裂痕視若無睹,可以讓兩人牽起手走入禮堂,我無法想像,一點也不能。

「說懂得向前看比較貼切一點。」他泰然自若的,像以前一樣愛說他的人生大道理。「兩個人在一起,爭吵難免,誤會難免,如果緊抓著不放,日子也許會再也過不下去。」

爭吵難免?誤會難免?他說的是他劈腿的「事實」嗎?他說的是鬧得天翻地覆的決裂過程嗎?

我以前怎麼會覺得輕易就能講出一番大道理的張倚翰,很、很帥?

他馬的!我很厚臉皮嗎?這大魔王才是全天下所不能及吧!

可是怎麼著,那句「懂得向前看」,竟讓我如身處荊棘,掙脫不開。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