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修平的書並不好寫,一來他去的國家我沒去過,二來這本遊記設定並不是單純的工具書,不用採訪、而是用人文的觀點著眼,三來要超越他前女友的文筆與構思著實有壓力。

「總編說這本書半年製作期,是明年上半年的重點書,上次總編和老闆開會,抓準了任修平那張惹人厭的臉會是個話題,加上任修平他老爸決定要投資這本書做大宣傳,所以……妳懂吧?我抓了兩個月的編輯流程,也就是說,你有四個月的時間來寫這本192頁的書,大概就,來個四萬字吧,四個月四萬字,對小路小姐來說肯定是易如反掌的。」

「妳殺了我好了。」

我大概能想像得到,夏薇十年後就會坐在總編的位置,那種樣子說有多頤指氣使就有多頤指氣使。的確她有責任、有時間觀念,更有創意和想法,但問題是當被她操控的對象是自己的時候,就會有很想撞牆的念頭。

我又不是四個月只要交這四萬字,其他什麼都不用做!每次都挑輕鬆的講,還一副我如果做不到就太沒能力了的樣子。

但是連老闆和總編都下達「好好做!」的指令了,我也只有把皮繃緊一點,認命的找相關資料、看任修平拍的照片、參考類似的書籍、羅列問題……在一切都準備的差不多以後,就開始和任修平約時間見面,採訪他在歐洲遊歷的經過。

通常我們都約在他的公司見面,任修平自己有個小小的辦公室,一張桌子兩張沙發三個書櫃,簡單沒有壓力,他是個健談的男人,也懂得怎樣把自己的故事講的生動有趣,常常不留神一個下午就耗盡了。

手機的音樂響起,認出是自己的來電鈴聲,我尷尬得趕緊翻找提包。「不好意思,忘記改靜音了。」

「沒關係,我也常接電話,妳如果要不好意思,我可能要挖個洞跳進去了。」任修平不介意的站了起來。「妳接吧!我去泡個茶。」

我點點頭,這才找到手機,卻看見一組不認得的顯示來電。最近的雜務有點多,也許是不知道哪位作者或廠商吧,所以沒有遲疑,很快就接了起來。「喂?」

「喂?小路嗎?」手機那頭傳來低沉好聽的嗓音,有些熟悉。「我是綠茶。」

「綠茶?你怎麼會有我的手機啊?」我驚訝的問。雖然出去聯誼了一次,去看了一次電影吃了一頓飯,但因為彼此並沒有來電的感覺,所以沒有互相留下聯絡方式。

「因為……

 

美國隊長2聲光效果十足,除了出場人物們個個顏值優良之外,動作場面也沒在省,加上精彩的編劇、流暢的剪接,不失為一部視覺享受的好萊塢娛樂片。

那天,在燈暗之後,就像解除了安全警戒,不用再面對鄭律文那個我分不清楚究竟是怎麼了的玩笑,他專心看著電影劇情前進,偶爾符合笑點,我們會一同大笑,除此之外並沒有再多餘的交集。

其實也是我要求他改變回答的嘛!他不過就幽了一默,怎麼反而我還因此在意起來了。

結束了電影,為了等待人潮散去,我們選擇在座位上稍等。

「所以還喜歡嗎這部電影?」鄭律文問。

「喜歡啊!動作場面好奢華喔!而且美國隊長不愧是美國隊長,拳拳到肉!超過癮的。」

……

「怎麼了?」

「我本來一直擔心你和咩咩不喜歡這部電影,畢竟太打打殺殺了,現在看來是白擔心。」他搖搖頭,不由得失笑。

「怎麼會,我最愛看這種了,你不覺得平常工作壓力很大,好像有什麼積在身體裡怎樣都不對勁,可是一旦看了這種片,就覺得滿肚子的壓力啊、委屈啊、有的沒的,全部都發洩出去了,看完心情可是好的很呢!」

「你們公司是虐待妳嗎?」他好像有點傻眼。「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嗯。」

「欸?」他站起身,慣性摸摸口袋。「奇怪,我的手機怎麼不見了?」

「不見了?你有帶下車嗎?」

「我記得有啊!妳手機借我一下,我撥撥看我的手機。」他伸出手,跟我借了手機。

好險有打,跟著鈴聲找,這才發現手機竟然掉到前排的座位底下。「你是怎麼看電影的啊,竟然可以讓手機飛這麼遠。」我忍不住要取笑。

「它可能被妳嚇到吧,妳看電影看到殺紅眼了,它怕被妳順手拆掉。」

「哇塞,你超冷的耶!是年紀太大了有代溝嗎?」

「什麼年紀大,我才30歲!」鄭律文拍拍我的頭。「乖一點,綠茶大哥是拿來給妳尊敬的,不是給妳欺負的。」

……」我看了他一眼,突然再也找不到什麼惡劣的言詞可以反駁。

我討厭被拍頭,討厭……

 

「天啊!你心機也太重了吧!」我忍不住大呼。

在鄭律文的提示下,回憶起前幾天晚上看完電影的情形,我這才明白為什麼他會有我的手機號碼。

「沒辦法,有人防心太重。」手機那端傳來一陣低笑。「別生氣啊,只是覺得妳很有趣,應該好好多認識幾次,但我又沒有這麼多張首映票可以每次用同樣的理由約妳出來,只好先要了妳的電話。」

「對對對,那綠茶大哥這次是要用什麼理由約我出來嗎?」

這樣被要電話還是第一次,我不禁覺得好笑。憑良心說,鄭律文並不讓人討厭,他年紀比我大,有些成熟,但也不拘謹,只是因為一直以來他有好感的都是咩咩,所以我也下意識的沒有把他放在心上。

是下意識的嗎?倒是也沒有探究的必要。

「呃……我晚點打給你。」在他還沒開口前,我看見任修平一臉滿足,端著兩杯紅茶回辦公室,還享受的邊走邊喝了一口。連忙想要掛掉電話,卻看見任修平大力搖頭阻止我,用嘴形示意我講完。「好吧沒關係,長話短說。」

「我這邊有兩張明天早上上太平山看日出的首映票,跟誰看都沒差,只是我不想浪費,所以想問妳願不願意賞光。」

「你,要再說一次嗎?」看了任修平一眼,我實在不敢對手機那頭耍狠。

「我很想跟妳一起去看日出,但是怕妳戒心太重不肯答應,所以重演了一次上次的老梗,我很怕妳拒絕我,我很怕我沒這榮幸有妳陪我看日出……

「不是說要長話短說嗎?」我慌張的打斷他。肯定臉紅了,不知道從哪來的熱氣一股腦的往上衝。

「那妳要長話短說給我個答案嗎?」

「我……

「對了,貼心小提示,『好』這個答案,比『不好』還短喔!」

……」我深呼吸,想起好幾個畫面。「好。」

「去忙吧,晚點有空打給我,跟妳約明天的時間。」他的聲音很溫柔,沒有再多的言語,在再見之後掛斷了電話。

將手機放回提包,我故作鎮定的看向任修平,卻仍有些恍惚。「不好意思……為什麼要這樣看我?」

不是我要慌張,而是任修平看著我的眼光充滿了興味盎然的八卦意涵。

「妳喝喝看紅茶,茶葉是英國的客戶送的,非常棒。」他什麼也沒問,只是把其中一杯冒著熱氣的茶推到我面前。

溫和的香味在冷氣房的溫度中流轉開來,我依照任修平的話喝了一口,在舌尖額外感受到一點點若有似無的花香,我放下茶杯,往後靠向沙發,終於覺得有些放鬆。

一通電話把我搞得神經兮兮的。

「男朋友?」然後任修平就這樣冷不防的冒出問句。

……我單身。」我立刻又坐直了起來。

「小女生怎麼會戒心這麼重。」他取笑著。「那是曖昧對象?」

「我27歲了怎麼會是小女生。」

「那後面那個問題的答案呢?」

……

即使已經和任修平見好幾次面,我仍無法跟他像個朋友般閒談,畢竟他的身分是作者,怎麼樣都會保持一份對他的尊敬和拘謹,因此每次都還是很謹慎。

「我把法國講完了。」他很快的換了一個話題,讓我不用糾結在尷尬的問答當中。「我想,下次見面之前,妳能不能先試寫一篇法國的稿子給我看?畢竟寫的人不同,我不想有太大的差異,如果可以事先先有些溝通,之後應該會比較順利。」

「嗯,當然好啊,我寫完會寄給你。」

「妳知道我的部落格的文字特性是什麼嗎?」

「部落格的文字……一直都與照片非常相襯,但畢竟是不同的人寫的,其實照片該有照片的角度,文字該有文字的角度,所以我之前才一直以為文字是你寫的。不過我想,這應該代表你的前女友很了解你吧,或者說你們的個性很像,所以總是站在同一個角度。」

「很棒。」任修平讚賞的點點頭。「除了,我的前女友不了解我,我們的個性也不像。之所以同一個角度,是因為我了解她。」

……你是說,你用她的想法去拍照嗎?」

「是啊。」他又拿起杯子,露出非常貪戀的享受模樣。「不過這次要出書的照片,都是我認識她之前,或者分手後拍的照片,所以都是用我的想法去拍的。」

「嗯。」我不由得要佩服像是任修平這種人。

即便我總是非常客氣與尊敬的對待他,但打從第一次見面開始,他就是這種自在的樣子,不管在哪裡,都像是當自己家一樣,講話雖然十分有分寸,也不會讓人覺得不客氣,但是就是不由得會有一種……我、我們認識很久了嗎……的懷疑和錯覺。

「嗯什麼,妳沒發現我在告訴妳什麼嗎?」

「欸……?」

「我在跟妳說,想把文章寫好,就要多了解我啊。」他嘆了一口氣,彷彿對面的孺子不可教。「但是我這個人又不太隨便給人家了解,除非我先了解對方。所以,剛才那個是曖昧對象嗎?」

「任……」轟的一聲,我腦袋像要炸開一樣,這樣發現原來任修平繞這麼一大圈終究還是要轉回原來的話題,一時之間血壓上升到差點失手巴他頭。

這麼不正經的作者,還真是頭一個!

「好啦,感覺有稍微放開一點點了。」任修平滿意的點點頭。「期待下次的進步。掰。」

……任修平,他是認真的嗎?!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