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年不知怎麼的開始關心起社會上的事情,從一開始的兩歲男童被灌毒虐死、媒體壟斷、關廠工人臥軌、反核四、後來的東拆房子西拆房子、菲律賓射殺漁民、到現在的苗栗大埔、洪仲丘。

 

事情的進展總是以錯愕開始,緩慢的進度,荒唐的官方發言,脫序的應對之道。

 

這期間我甚至參加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遊行抗議,反核四(我甚至還沒有獻出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看演唱會經驗!)。其實那天和朋友一起去遊行,我們的立場很單純,核四在不安全的機制下長成,在無法給出有力的保證下,我們無法忍受核四繼續存在,我們在這樣的立場和想法下前去遊行,第一次參加遊行才知道,每個人的想法都不同,有些人反核四、有些人要零核家園、有些人要核廢料滾出蘭嶼,當然也有政黨趁機亮相,牽扯不相關的議題。

 

當天其實有些無助,我們確定我們不想要核四,為了這個想法而來,但我們卻不知道我們是否有力去站在零核家園的立場,更不知道如果核廢料不放在蘭嶼,要放在哪(這句話不是說核廢料活該放在蘭嶼,而是我們沒有碰觸這個議題,無法也不能多做表達),可是我們還是走完了全程,當大家在喊反核四的口號的時候我們跟著喊,但喊其他口號的時候我們則沉默,我知道每個人有自己的聲音,都該表達。

 

其實每件事情,無論正反,都參雜了許多政治角力、政治立場、政治利益,充滿雜質,也導致當我在Follow這些事情的時候,同時也入目了許多無論是朋友、或是路過閒人的冷言冷語。

 

但我還是始終關注著這些事情,因為每一件,都是這麼遙遠而又近在咫尺。大埔抗爭喊出一句口號「今天拆大埔、明天拆你家」,你懂這句話的意思嗎?

 

美國波士頓猶太大屠殺紀念碑上銘刻著德國神父馬丁的一首小詩:

At first they pursue kill the communist, I am not the communist, I do not speak;

起初他們追殺共產黨員,我不是共產黨員,我不說話

After that them pursues kills the Jew, I am not the Jew, I do not speak;

然後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Hereafter they pursue kill the trade union member, I am not the trade union member, I continue not to speak;

接著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Again afterwards they pursued kill the Catholic, I was not the Catholic, I or did not speak;

再後來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Finally, they rush I, again also nobody stood up speaks for me.

最後,他們向我奔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by Martin Nepali Morrah

 

你懂這首小詩的意思嗎?

 

有很多人說,媒體很煩,只會一窩蜂的報導同一件事,營養不良的擴大渲染、喧囂吵鬧,難道不會報導一些國際大事嗎?

 

很奇怪,你們習慣於媒體的餵養,習慣那些譁眾取寵的東西,失去自己搜尋的能力,還能大聲咆嘯這一切都是媒體不好嗎?你甚至不需要懂英文,國內就有很多媒體找得到國際大事。甚至我還不想說那些平常只會說「妓者這麼好當,上PTT抄一抄就是一篇了」的酸民,是否遇到事情還是得說出「記者快來爆啊!」的言論?

 

載舟覆舟,有其道理,不該自己投河,才怪水怎麼淹死人。

 

身邊有些人,會開玩笑地說我怎麼如此政治熱衷,其實我從來不覺得我政治熱衷,我討厭馬英九,不代表我支持民進黨,基於兩顆爛蘋果的原則,我保留我不選擇的選擇權。

 

我不是政治熱衷,我是「勇敢」熱衷,對於在這些事件中站出來抗議、大聲疾呼的人們,我真心感動,覺得佩服,他們選擇一條突出的道路,不再像多數人那樣告訴自己「啊算了,這世界就是這樣」。比較起來,我完全不勇敢,當初陳為廷站出來的時候,我不曉得自己有多震撼,不斷回想自己在大學的時候,究竟在做些什麼(好啦我有想到,我就在上課寫小說、翹課去逛街啊靠邀,真是荒唐少年),也許他有些莽撞,但絕對不是個沒禮貌的孩子,他只是用了一個很直接的方式表達這個社會的不公平,在大家都認為為人處世應該要圓滑的時候,也不代表身為一個直接的人該死。

 

一如洪仲丘,為什麼軍中這種事情天天在發生,獨獨他的事情驚天動地?有鄉民說:「因為仲丘比大多數人都勇敢。他在歪斜的世界裡還走直的,他很衝動,理想主義讓他在低調無色的同袍中特出,他在大家都閉嘴的時候,大聲說想說的話、對軍方的建言、他捍衛他心中的正義,他對人性的心機太樂觀,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直覺反應不加修飾,他太無忌諱地坦白自己,老實人不懂得擺爛耍廢,乖乖照著操練操,卻一去不返,他是一個成人,卻像孩子一樣單純,我們潛意識裡都想成為像他一樣真實而且善良的人,可是我們很少人擁有那樣子會腦衝的熱情和赤子般的無畏,我們不敢,所以他比我們勇敢。活著的他是我們某程度上想成為卻沒成為的人,他這樣子的人卻很不合理並受苦的死去了,拉扯到我們體內最細微的那條神經,讓我們疼痛。所以這是為什麼這次事件會這麼大的原因。

 

每天每天,關注著層出不窮的爆料與新聞,也許有時感到生氣而失望,但若有人願意一起分享,我總覺得很開心,至少有人也一樣注意到這些事情,我們活在這個鄉愿的社會,無論教會我們這些的前輩和文化有多「循規蹈矩」、有多打壓、有多和氣生財,看著那些勇敢的人,我即便還無法跟著站出來,至少也要先做個鍵盤支持者,當個很忙的鄉民。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