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好像凍結了,還是凍結的是聲音?我看著這個最熟悉的陌生人,喊不出他的名字,也說不出一句客套話,而他看著我,也只是看著我,沒再吐出第二句話。

「小路,他是我哥,鄭律文。」沒有發現兩人間有什麼古怪的耀光為我們彼此作介紹。「哥,她……」

「你先去吃飯吧,順便幫我買個便當回來,我幫你顧店。」鄭律文淡淡打斷他的話,彷彿對我並不感興趣。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比起啟年遠在加拿大,鄭律文和我的距離近得多,甚至我們還曾經同住一個屋簷下,若是我真的下定決心要回頭找他,幾乎是近在咫尺般的容易。

而我始終沒有這樣的決心。

和夏薇的不愉快都結束了,我、夏薇和咩咩,仍舊是工作上合作無間的好夥伴,也當作婚禮那天發生的一切都只是不重要的插曲不再提起,又開始沒日沒夜的投入在血汗的出版流程當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了,專為心情不好的人泡的茶。」老闆端著雅致的茶壺和茶杯走來。「這是之前朋友從法國帶回來的Marco Polo,是一款有水果酸甜香味的紅茶,我每次喝了心情都會變好,妳試試看吧。」

「謝謝……」我努力克制著情緒,從喉嚨脫出的聲音卻仍舊帶著明顯的哽咽。

「……妳還好嗎?」老闆抬頭看見我泛紅的眼睛,瞬間尷尬到不行,連站都不太會站了。「等、等我一下。」然後飛快的轉身奔回吧檯,飛快的捧著一盒面紙再度奔回我面前。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個人的午餐真的不是我的強項,特別是在人潮眾多的商業大樓周邊,迎面而來的人群總是成群結隊的,呼朋引伴的走進小吃店裡,佔據一桌一桌大大小小的方桌。

我獨自一個人,忍受不了這樣喧嘩熱鬧的場所,最後一直朝著商辦區外走,走過好幾個十字路口,人流車流漸少,終於走進一間安靜的咖啡小屋。

小屋的年輕老闆是個看來年紀與我差不了多少歲的靦腆男孩,屋裡一個客人也沒有,倒是有三隻體型大小不同的狗,黃金獵犬、黑柴犬、瑪爾濟斯,聽見我推門進來產生的門鈴聲響,不約而同的全抬起頭看我,一人三狗四雙黑漆漆的眼睛,一時之間可愛的讓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婚不是我在結,我卻覺得好累,也好想跟著咩咩請婚假。

無奈所謂出版社的編輯就是血汗勞工,行程滿滿,總是有一堆書追著我跑,星期一的一大早我也只得準時上班,進公司報到。

「妳還好嗎?」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穿著伴娘禮服、頂著明顯裝扮過的妝髮,只要一離開新娘的身邊,立刻就成為路人的焦點,一路穿過走廊,隨便推開一扇通往外面的大門,看見濃濃白雲的藍天那霎那,終於呼吸到一口新鮮的空氣。

和鄭律文暫時分開的這段日子,我想過無數可能關於我們的以後,可能就此分別、可能經過爭執會發現彼此更適合、或是更不適合,對於這些設想,感到期待或是害怕。或許害怕占的比重多許多,幾次戀愛之後我已經不會對愛情充滿太多的浪漫想像。

但沒有一種感覺,比今天還要真實。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好。」鄭律文有些愣愣的點點頭。「我擔心妳不開心。」

是不開心,只是對象不是你,是另外那兩個早有預謀的傢伙。我沒再搭腔,好不容易能夠平穩的看著他笑,幾秒鐘的時間已經讓我精疲力盡。

轉過頭看向窗外開始緩慢移動的街景,看見咩咩的媽媽紅著眼眶潑出手中盆子裡的水,覺得自己好像有什麼難以形狀的東西也被潑出去。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天開始的很早,凌晨四點,我和夏薇睡眼惺忪的坐在床邊看著咩咩化妝,兩個小時後,阿力就要來迎娶了。

日子過的很快,從那天和鄭律文不歡而散,一晃眼就過了半個月,來到咩咩終生大事的這一天。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終我還是選擇出門赴任修平的約,不過我拒絕了他所謂的很好吃的餐廳,自己選了住家附近的美式餐廳,畢竟王子的用餐環境都跟平民不太一樣,動不動幾千元的帳單,就算是他稱之為賠罪,我也還是會吃得心驚膽跳的,不如別去吧。

邊吃飯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所以最近應該沒有記者再煩妳了吧?」他問。

「沒有啊,我不就是什麼『平凡OL』嗎?有什麼好一直追著報的。」我還特意強調了一下記者給我的稱號,搭配我的白眼。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任修平的新書出版了,開始在各媒體曝光宣傳,這些事情大部分都由夏薇帶著行銷企劃負責搞定,排活動、帶通告什麼的,常看她從早到晚的忙進忙出,很少待在公司。

打著知名旅行社富二代的旗幟,加上少女阿桑通吃的迷人長相,任修平快速累積了一群死忠的粉絲,而在八卦雜誌起底的推波助瀾下,我們這才知道原來他的前女友是某百貨業的千金小姐蘇雨雨,簡直話題性十足,成了新一代媒體寵兒,除了採訪邀約不斷,節目邀約也不斷。

就這樣,書賣得很好很好很好,再刷的數量讓老闆簡直笑的合不攏嘴,而幾個小時後就要開始的新書活動,可以期待的是來採訪的媒體只會多不會少,全公司的人也在老闆的命令下全力支援這場活動。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同居之後,假日時我和鄭律文會一起上市場,買些他愛吃、我愛吃的食材,平時他如果早點回家就煮頓豐盛的晚餐,要是回來晚了,也有簡單的宵夜。

趕稿的時候他多出來的房間也成了我的專屬工作室,安靜不受打擾,自己的租屋處倒是很少回去了。

生活悄悄的在改變,變得恬靜平淡,而笑聲不減,他是如此帶著溫暖前進的人,跟著讓我也暖和了起來。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路,妳今天怎麼沒化妝啊?」

一大早,我拎著早餐靜悄悄的溜進辦公室,本來想無聲無息的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卻被難得早到的夏薇逮個正著。

而且怎麼一大早的,夏薇觀察力就這麼驚人的細緻?我平常也不是濃妝豔抹啊!了不起就是粉底眼線而已。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下來的日子,在公事上,任修平的書即將出版,我進入了如火如荼的最後收尾,除此之外還必須應付楊士杰和夏薇各有需求的業務策略、行銷企劃;而下了班,我也扛下了原本應該是阿力的責任,陪咩咩從拍婚紗照前置作業、喜宴試菜、喜帖印製到喜餅殺價,大小細節,天天弄得人仰馬翻。

「天哪!結婚也太麻煩了,怎麼會有人想結婚?」陪她做了一整晚的婚紗道具,我整個人癱在沙發上。因為咩咩是美術設計的關係,對於自己的婚紗照超級講究,拒絕公式化的構圖,要用自己做的道具拍出獨一無二的婚紗照。

我根本都不想去想,過幾天還要陪她去試吃喜餅這回事。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踏入鄭律文的住所,是兩房一廳的簡單小空間,自己一個人住,東西不是很多,清清爽爽。

正對著大門的白牆,貼了一張Memo紙:

「小路,歡迎光臨,請往左轉進入客廳。」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或是後退。

原來也是有這個選項的,我從來沒有發現。

以為鄭律文隨時都站在那,他說想出去玩的時候找他,他都在,他說肚子餓的時候打給他,他陪我去吃飯,他說無聊的時候找他,他陪我。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