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都說打拼事業的金黃時期就是三四十歲的時候嗎?何況外派到歐洲聽起來又是很厲害的履歷,如果不好好把握這次的機會,感覺好像太可惜了。」我試著讓自己理性的分析這件事,一邊又覺得心裡痛痛的,好不容易,我們可以像現在這樣常常見面,也不再劍拔弩張,為什麼要把他往外推?

「所以妳希望我去?」

「不希望。」無視於他嚴肅發問的臉,我深深呼吸,終於鼓起勇氣,起身探向他,伸出手抱著他,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他看不見我的表情,我也看不見他的。「對不起,我很自私,我希望有機會的話我們可以重新在一起,雖然我做了很多荒唐的事,但我還是希望你可以原諒我,如果、如果你去歐洲了,那我們應該就沒有機會重新在一起了……所以,我覺得你應該去,但我不希望你去……」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