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好幾天沒去光年了,打從週六晚上從鄭律文口中得知他特地休假要見的人是宣宣,我就再也沒有力氣再踏入光年和他面對面。

「我怎麼看就都覺得宣宣不是綠茶的菜,他也沒有對宣宣特別好,妳到底是為什麼要對自己這麼沒自信?」夏薇坐在她的辦公椅上順暢的滑到我身邊,不解的追著我問。

「那他為什麼要特地休假去見她?」我無精打采的對著她挑挑眉,用看破塵世的聰明樣說出任何人都無法反駁的判斷。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