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伴娘禮服、頂著明顯裝扮過的妝髮,只要一離開新娘的身邊,立刻就成為路人的焦點,一路穿過走廊,隨便推開一扇通往外面的大門,看見濃濃白雲的藍天那霎那,終於呼吸到一口新鮮的空氣。

和鄭律文暫時分開的這段日子,我想過無數可能關於我們的以後,可能就此分別、可能經過爭執會發現彼此更適合、或是更不適合,對於這些設想,感到期待或是害怕。或許害怕占的比重多許多,幾次戀愛之後我已經不會對愛情充滿太多的浪漫想像。

但沒有一種感覺,比今天還要真實。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