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鄭律文有些愣愣的點點頭。「我擔心妳不開心。」

是不開心,只是對象不是你,是另外那兩個早有預謀的傢伙。我沒再搭腔,好不容易能夠平穩的看著他笑,幾秒鐘的時間已經讓我精疲力盡。

轉過頭看向窗外開始緩慢移動的街景,看見咩咩的媽媽紅著眼眶潑出手中盆子裡的水,覺得自己好像有什麼難以形狀的東西也被潑出去。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