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我還是選擇出門赴任修平的約,不過我拒絕了他所謂的很好吃的餐廳,自己選了住家附近的美式餐廳,畢竟王子的用餐環境都跟平民不太一樣,動不動幾千元的帳單,就算是他稱之為賠罪,我也還是會吃得心驚膽跳的,不如別去吧。

邊吃飯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所以最近應該沒有記者再煩妳了吧?」他問。

「沒有啊,我不就是什麼『平凡OL』嗎?有什麼好一直追著報的。」我還特意強調了一下記者給我的稱號,搭配我的白眼。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