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之後,假日時我和鄭律文會一起上市場,買些他愛吃、我愛吃的食材,平時他如果早點回家就煮頓豐盛的晚餐,要是回來晚了,也有簡單的宵夜。

趕稿的時候他多出來的房間也成了我的專屬工作室,安靜不受打擾,自己的租屋處倒是很少回去了。

生活悄悄的在改變,變得恬靜平淡,而笑聲不減,他是如此帶著溫暖前進的人,跟著讓我也暖和了起來。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