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年不知怎麼的開始關心起社會上的事情,從一開始的兩歲男童被灌毒虐死、媒體壟斷、關廠工人臥軌、反核四、後來的東拆房子西拆房子、菲律賓射殺漁民、到現在的苗栗大埔、洪仲丘。

 

事情的進展總是以錯愕開始,緩慢的進度,荒唐的官方發言,脫序的應對之道。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